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直接”理念与梅索斯兄弟的叙事策略经典电影

时间:2020-09-14来源:原创文学网

作为“直接电影”的积极倡导者,梅索斯兄弟以自己活生生的作品充实和发展了“直接电影”这一电影理念。40年来,虽然争议与诘问一直如影随形,时至今日,阿尔伯特·樽索斯仍然不改初衷,在各种场合继续张扬他的“直接电影”理念。

在本文中,我将“直接”理解为一种叙事策略,试图以此为契机介入梅索斯兄弟的电影世界。

从叙事学角度来看,在直接电影中,拍摄者是否介入,就是一个作者隐含或者显露于文本之内的问题;现实形态的暧昧性创造则涉及叙事视点的可知与不可知问题;前期拍摄与叙事话语的语境密不可分;后期剪辑则与叙事节奏上的中断与延续相关;如果我们将内容理解为叙事信息的话,那么形式就是叙事方式。一切都围绕叙事方式展开。研究直接电影的叙事方式,正是为了揭开笼罩其上的面纱,让创作者们被遮蔽的真实意图显现出来,让影片的真正价值体现出来。

在梅索斯兄弟的“直接电影”中,当“直接”成为一种叙事策略,它就体现出这么一种风格特征:

从历时层面上,“直接”理念本身的发展导致“梅索斯电影”的多样性。

梅索斯兄弟出生在美国的波士顿,阿尔伯特曾经在波士顿大学教授心理学,大卫则给一些剧情电影做过制片助理。1955年,通过认识米高扬,阿尔伯特获准访问苏联的精神医院,从而制作了自己的第一个纪录片:《苏联的精神医学》。通过利科克的介绍,阿尔伯特·梅索斯曾在“德鲁小组”中参与过《初选》等“直接电影”的制作,“对不可控制的事件采取同步拍摄和现场录音,并在呈现画面时不依赖旁白而依赖画面。”①这种德鲁式的工作方式使他得到了最初的训练。虽然他是个熟练的摄影师,但由于不会剪辑而有悖德鲁的要求;另外,他也不愿与德鲁小组签订长期工作的合同。阿尔伯特不久离开了“德鲁小组”。1962年,他和兄弟大卫创立了“梅索斯兄弟电影制作公司

“我们不喜欢自己的电影被称为真实电影或纪录片,而是‘直接电影’,意思是在我们与被摄者之间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我们不会要求被摄者做什么事情,也不会给出自己片面的理解……这种直接还表现在整个拍摄就是由我们两人组成,一个摄影一个录音……”

在这段话中辽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梅索斯兄弟把“直接电影”与“真实电影”,甚至和“纪录片”划开了界线。

颇有意味的是,纵观梅索斯兄弟的整个创作历程,“直接电影”本身的含义也在随着他们的创作而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梅索斯兄弟电影的风格特征也在产生微妙而有趣的变化:

(1)20世纪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中期。“直接”理念由最初的暖味含混,渐渐变得清晰、明确。他们开始采用肩扛方式以“墙上的苍蝇”的手法拍摄,但也存在一些含混与妥协之作。包括1964年《快报,披头土在美国》(这部电影也成为彭尼贝克《别往后看》模仿的范本)以及1965年的《遇见马龙·白兰度》等。梅索斯承认这两部电影与他的制作风格存在矛盾。关于白兰度的片子主要是对他的访谈;而在《快报》里,甲壳虫乐队被证明是镜头前的美国火腿—这正是直接电影所诅咒的。“我们本该告诉他们停止表演,但人家来到这个国家,在镜头面前做戏也是很的。我们没有让他们不那样做。”③其实,被摄对象是否做戏并不关键,关键是拍摄者是否丧失了自己判断和选择的权利。《快报》里有个镜头可谓经典:一位歌手在镜头前面转来转去,和摄影机玩捉迷藏的游戏,而摄影机则倔犟地追拍他那张频频躲闪的脸,即使有时虚成一片。也就在这种倔犟心态引领之下,“我们还是抓到了一些内省的瞬间,比如鲍尔在火车上承认他感到沮丧,因为乐队已经变成了一种产品。”

(2)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梅索斯兄弟完全建立了“观察与并置”的直接电影理念。这在1968年拍摄的纪录片《推销员》中得到了最为纯粹的表现。他们在拍摄中完全放弃了采访,并将个人的观点抛诸脑后。《推销员》跟踪了四个上门推销《圣经》的推销员,用朴素、写实的手法表现他们为实现“美国梦”而付出的艰辛和努力。镜头主要聚焦在其中那个业绩不佳的保罗身上,沉默无言时的挫折感,打电话时对家人的温情,坐在车座上时目光呆痴的自言自语,都让观众感同身受。重要的是,影片也没有避讳他那些不光彩的行径,比如以欺骗的方式向那个贫穷的妇女收账,他令人不安的软硬兼施、长袖善舞在电影得到了充分表现;1970年,梅索斯兄弟在《给我庇护》中将镜头对准了滚石乐队。一开始,低光调的晨光里,年轻人在嬉戏,在扭动,有人朝着野地撒尿,癫痫病比较典型的症状有哪些有人在大声嚎叫,尽情宣泄自己的情绪。然而这一切都随着担任保安任务的地狱天使隆隆而至的摩托车声发生骤然转变。他们的介入明显地给音乐会带来不祥屿凶险的氛围。音乐会开始以后,无数张表情生动的脸孔在如痴如醉地涌动;无数的肢体穷形极相地在舞台下面扭动。电影的确记录了一个时代的表情、动作和欲望。接下来,出现了地狱天使殴打观众的情景,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宣扬爱与和平的演唱声中。随之发生的暴力事件标志着60年代的这一重要转折:爱与和平转向仇恨与恐惧。与6年前的《快报》相比,《给我庇护》在拍摄时更加冷静而含蓄。它们的区别在于后者被明确地赋予了有限视点,从而开始触及的内在感受。例如乐队歌手们在监视器前重看阿特蒙音乐会的演出现场时,大家倒带回看枪杀情景—作为一种强调,影片切入米克一个凝望然后定格的特写镜头:这是种回顾?一种反思?影片中这类主观因素的渗透是无所不在的,这一点恰恰被很多评论者忽略了

(3)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拍摄现场的反应与介入成为梅索斯兄弟影的一个特色。1976年制作的《灰色花园》无疑是个典范。该片将镜头聚焦一对住在肮脏公寓的母女,记录了她们在日常中的争吵、指责、无奈、容忍。虽然影片拍得非常琐碎,没有一个贯穿始终的情节线索,但两个血肉饱满的人物无疑使得纪录片最终立了起来。在拍摄者与被摄者的关系上,该片无疑是介入性最强的一部。虽然阿尔伯特·梅索斯在访谈中宣称:“如果我们说了什么,那也是没有指向性的……那也是对于他们所说的回应,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注意重心所在。我们告诉拍摄对象,我们可能会对那些感兴趣,如果他想对我们说什么,请讲。”①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拍摄者们的确对后者生活产生了影响—一对于小艾迪来说,大卫不仅是个录音师,还是一个闯入她生命里的男人。小艾迪对于大卫呼之欲出的诱惑,表现为她穿着自己设计的时装,风情万种地向镜头一次次靠近,她向着镜头低语、吟唱,甚至歇斯底里,由于靠得太近,她是脸部常常虚成一片。这种介入关系使得梅索斯兄弟的电影完全摆脱了某些僵死的教条,“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从共时层面上,集体作业方式导致“梅索斯电影”的兼容性。与怀斯曼个人完全控制电影的前期拍摄、后期编辑不同的是,梅索斯兄弟采取的是一种孩子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集体作业”的方式

除了固定的分工—阿尔伯特担任摄影、大卫担任录音之外,在现场导演上他们往往还与他人合作,在后期剪辑上,阿尔伯特并不真正参与剪辑,他的兄弟大卫一般都会作些监督工作,但主要工作靠其他剪辑者来完成。例如,《推销员》是由梅索斯兄弟和夏洛特·佐威林联合导演的,剪辑师是夏洛特·佐威林;《给我庇护》也是由梅索斯兄弟和夏洛特·佐威林联合导演,后期剪辑为艾伦·吉福德、罗伯特·伐克林、乔尼·伯克、肯特·迈克肯尼;《灰色花园》是由梅索斯兄弟和依莲·荷伍德、摩菲·梅尔及苏姗·弗洛安凯联合导演,剪辑为依莲·荷伍德、摩菲·梅尔、苏姗·弗洛」安凯联合剪辑

从叙事学角度来看,这种集体作业的制作方式,使得作者的归属成了个疑团:是梅索斯兄弟吗?他们置身拍摄现场,是观察者和选择者,是他们赋予影片以生动、鲜活的血肉与筋络;是影片的剪辑师吗?他们赋予影片以结构和韵律,地位同样不可低估;或者,正是作为被摄者的推销员保罗、摇滚歌手米克以及隐居的艾迪母女?当他们貌似无心地在镜头前面展示他们的情感和生活时,主角地位毋庸置疑。

或许,从对影片的控制程度而言,他们都是梅索斯电影的作者?

罗伯特·艾伦曾经将电影生产类型分为三种不同的控制层面,第一层面包括拍摄前、拍摄中和拍摄后的控制……第二层面中一个电影制作者可能宁愿放弃对于发生在摄影机前的事件进行设计的控制权……第三层面则是在部影片拍摄之后才去控制它。艾伦把大多数好莱坞电影划入第一层面,把依靠后期剪辑的专题片纳入第三层面,而纪录片则划归第二层面—“在这种形式中,电影制作者放弃了对影片制作过程的某些方面的某种程度的控制以此含蓄地向人们昭示该影片在某种程度上的“真实性’和‘可信性’。”

作为直接电影的实践者,梅索斯兄弟没有试图去控制摄影机前的被摄者,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些“演员”也是影片的作者;而当梅索斯兄弟将拍摄后在剪辑台上的控制权交付他人时,也许这是无奈之举:就我所知,没有哪个导演愿意将剪辑权拱手相让。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当剪辑师作为影片的又一个(或几个)作者时,会给影片带来怎样的一种景观?

毋庸置疑,多西安西京医院癫痫科好不好重作者,带给电影的是一种上的多义与含混;尤其在后期编辑中,在对素材的处理上,某些虚构策略的运用,未必与梅索斯的“直接电影”理念一致。

例如,1964年的《快报,披头士在美国》片尾,表现甲壳虫乐队即将回国时,梅索斯兄弟就运用了让人非常吃惊的交叉剪辑手法,他们在演出音乐的音响背景中,打乱正常时序,将甲壳虫乐队的最后一次演出与乐迷簇拥他们登上飞机这两个时空中的事件进行交切,从而形成一种特别的叙事节奏即使在片中,这种剪辑方法也是异乎寻常的:

从道理上讲,“披头士”是先完成最后一次演出,然后才登上飞机,在歌迷们的欢送中回到祖国的。这一过程,有着极其明确的时间顺序和空间顺序采用这种交叉剪辑方法,显然违背了素材本身的逻辑关系。影片的可看性似乎提高了,但真实感却不能不有所丧失。

在梅索斯兄弟的电影中,存在这么一个矛盾:对于某些镜头不做剪辑,观众可能等不到看完就走光了;但后期过于雕琢,往往又容易背离自己的初衷。

前期拍摄的客观冷静与后期编辑中的主观、干预相兼容,前期拍摄的直接、随意与后期制作中的间接、刻意相兼容,这使得梅索斯兄弟电影具有定的矛盾品格,但同时又显示出巨大的解读张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