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三、坦然面对他所做的一切(连载)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原创文学网

待她们坐定,叶子林也已摆好茶具,方舒了一口气,问道:“媚儿,今天怎么出来了?想必身旁这位便是苏家小姐了吧?”他的目光在她们之间转动着。连媚儿介绍起来,说:“不错,她就是苏家小姐。而这位呢,”她指着叶子林对苏媛媛说,“就是我常常和你提起的叶子林了。”苏媛媛有些羞涩,但终究让那份开朗的性格占了上风。她轻声道:“我知道,我们见过面的。上次遇到醉汉,就是你解的围,还没来得及道谢呢。”顿了顿,她郑重其事的对叶子林说,“谢谢你,叶公子。”对于她这种极为认真的表情,他竟一时反应不过来,且第一次听人如此称呼他,更是愣住了。连媚儿看他吃惊的样子,误以为是在欣赏媛媛的美貌,假意生气道:“叶子林,看什么呢,魂都丢了?小心流出来口水。”媛媛也听出她的话外音,用小手轻捏了她一下,抿嘴笑着,并不看叶子林的眼睛。

他缓过神来,解释道:“还没人叫过我公子呢,刚才听苏小姐这样喊着,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啊。”稳定好情绪继续说道,“还有就是那天的事,算是举手之劳,任是谁路过都不会袖手旁观,用不着道谢的。以后呢,叫我叶子林就行了,如果称我为公子,多少有些不习惯。”连媚儿明白缘由,这才欢喜道:“我说子林啊,”本是习以为常的叫法,便随口而出,“今天怎么来茶楼了,不在店里帮忙?”说到此处,她也意识到一些,“店里的生意怎么样?”她心中莫名的担心起来,预感那一度担忧的结果定是和往昔一般如约而至。

叶子林怎会猜不到她的心思?笑道:“店里的生意,又是这个季节,应该德巴金和卡马西平的副作用 ?和往年一样。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茶楼,”他这故作神秘的话语,的确起到吸引的作用,“只能与你们说,是在谋划一件大事。”连苏小姐也睁大着眼睛着下文。连媚儿催促道:“什么大事啊?”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这才缓缓说道:“不是我故意吊你们胃口,只是这算得上商业秘密,还没有成功实施之前不能说的。”而后对连媚儿说,“而且,连叔和肖伯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连媚儿并不担心他会做出什么不利于至善坊的事情,只是纯粹的好奇而已。见他这样说,也只好“作罢”,不屑地说道:“不说算了,我现在还不想听了呢。”站起身,对苏小姐说,“媛媛,我出去一会,你在这坐着。对了,不要和他说话,他可是没安好心的。”她已离开座位,临走前的那个眼神,倒是止住了他愤怒的追问。

连媚儿的脚步声消失。叶子林放下茶碗,见她果真没有言语,便笑道:“苏小姐,你莫不是真的听信媚儿的话,不和我说一个字?”苏媛媛回答道:“怎么会呢,谁不明白那是她的气话?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叶子林“呵呵”轻笑两声,转而又是一小会儿的安静。苏媛媛沉思了片刻,开口道:“你……”话音刚起,几近同一,叶子林也发出了声响:“难道你……”又是与此同时,他们都止住了声音,看着彼此。短暂的相顾无言后,便瞬间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叶子林大方的说道:“你先,刚才想说什么?”苏媛媛此时也客气了,“没什么重要的,还是你先吧。”叶子林不再谦让,说:“我刚才只是想问问:难道你没有什么问题吗?”她不解道:“什么问题?”“两个算得上陌生的人坐在一柳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起,如果不是随便扯些话题以便渐渐熟悉,那么陌生定会延伸至许久的,不是吗?”看他那有些得意的眼神,媛媛仿佛被看穿了心思一样低下了头。不错,她刚才就是想问那个问题来着,可是被他这么一说,便止住了。有些不服气,抬起头,仍不失风度的轻声道:“这个说法貌似有些道理,因为当你这么说的时候,它便也是一个问题了。”

叶子林毫不示弱,他问道:“如此说来,你是同意了我的观点了?”他已经预感到,眼前的这位,绝非大小姐那样有着高傲不可退步的习惯,相反地,在真理或有着真理外貌的狡辩面前却步,便添加了另一份可。苏媛媛并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既然你想让我问问题,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待在至善坊的?”不疑有他,叶子林说:“那天下午,和现在一样的天气吧?多么巧合,也是在这个茶馆,就在那条街我们相遇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个熟悉的街角依旧人来人往着,“那日便是我最后一天在码头,结束一段经历后,我便进了至善坊。是肖伯找的我。”提到肖伯,苏媛媛动容了。而这,又怎会逃脱他的视线?样子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还是找媚儿会来送你回府吧。”意外的感受到外人的关心,不免你信稍稍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到平时那样,然后慢慢说道:“没有。”本想他的关心,而又感觉他似乎便是这么一个人,止住了。“刚才你说到肖伯,他老人家最近身体还好吧?”叶子林也预感到一些什么,回道:“肖伯一直很不错的,身子骨健朗的很呢。”没有问,因为他料到她定会明白的话语,他在等待着她的下一步言辞。“肖叔叔是长春癫痫病哪治疗苏府的管家,照顾我好多年,待我挺好的。一段时间不见,有些了。”说到此处煽情的部分,难免彼此的无言。叶子林稍稍牵扯至这个话题。

而恰在此时,一段熟悉的脚步声给他们带来惊喜。望去,连媚儿提着一包东西上来了。她笑着坐了下来,放下东西,对媛媛说道:“你该不会真的没有和他说一句话吧?”来的时候便看见无语的两个人坐在那儿。未待她回答,叶子林抢先道:“这不就如你所愿了?我说媚儿啊,你这安的什么心,这么漂亮的姑娘在面前,你也不让我好好表现,莫非对我有些成见?”似乎觉得此时开这样的玩笑已无伤大雅。也许他是对的,再或者任何一个女孩都欢喜别人对她的称赞,此时的苏媛媛抿着嘴笑着,没有一丝生气的模样,内心却有些羡慕他们可以如此的斗嘴。连媚儿也明白了他的演戏,便对他说:“要表现的机会是吧?好,别说我不给你。”说着把东西往叶子林身旁一放,“这些是买给肖伯和的,麻烦叶公子回去时捎带着。另外,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呢也要和小姐一起回府去。”看了一眼苏媛媛,可是还有一段时间,苏小姐并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要假装站起来。连媚儿接着说道,“替漂亮的女孩付茶水钱,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的。怎么样,我没有亏待你吧?”此时,便明白她的意图了。( 网:www.sanwen.net )

本是责无旁贷,却似乎是叶子林的软肋,只见他立刻压低了声音,对她们笑着说:“儿童患上了羊角风这种疾病应该怎么办?先不着急,天色尚早,喝完这杯茶也不迟。”连媚儿也没想到他立时转了态度,有些奇怪。苏媛媛呢,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终究没有起身。“该不会没有钱吧?”连媚儿疑惑的问道,“不对啊,刚才不还是陪着人饮茶来着吗?”叶子林面带微笑,劝她们先品着,再听他的解释,说:“钱是带了,约人喝茶,怎么会空着手呢?只不过没料到会碰到你们二位,这不就不足了嘛。”他刚说完,正在品茶的苏媛媛受到震惊一般,呛到了,小脸忍的通红。可连媚儿呢,终究没有忍住,而是“噗”的一声,全部喷了出来。这场景却把叶子林逗乐了。看他得意的样子,连媚儿愤然道:“叶子林,你是故意的吧,哪会有这么巧的事?”本仅仅是责问,可是看着身旁的苏小姐也在偷乐,有些忸怩了,“连你也取笑我?”只见叶子林慌忙开口解释道:“真的,我没有骗你。那么一点茶钱,已算得上极大地破费了,又遇到了你们,上等的好茶,加上一桌子的茶点,我的姑奶奶哟,想我一个伙计,会随身携带全部的家当吗?”此时他更是刻意装作一副痛楚的模样,终于让她们乐开了颜。此事算是了。

一个的下午,他们因偶遇而有了一次难以忘怀的邂逅,并成为一生的。终究会流去,带走那些和不快乐的,但是我们将往事重提,慢慢品味与感觉,便会意外地发现,之美。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那次的茶钱,确是连媚儿付的,为此,他被嘲笑了许久。事后叶子林曾问过媚儿为什么他是在约人而非偷懒喝茶。连媚儿笑道:“那还未撤去的茶盏,有两只茶杯啊。”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