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回首那如烟般的爱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原创文学网

的一段简直不堪回首,我几乎是在烟草和酒精的麻醉下度过的,一直感觉的定力足以应对一切,但当那些本以为遥不可及的事情汹涌而来时,才感到这种想法的可笑,才感到那些“不能承受之轻”的存在。有人说,情使人成熟,但我觉得只有在真正死去的那一刻,才能体味到这段中难得的时光带给你的比、、等等更为深层的东西。张小娴说过:“爱情不是在土壤上开出的花朵,而是土壤上的肥料,最后开出的那朵花,是你的人生。”所以,也许我应该庆幸,甚至应该……

记得在爱情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有着格外的冷静和洒脱,那时常常告诫自己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即便GAMEOVER后,也要把自己当成一名过客,静待流光将那些曾经的消磨殆尽。但当一切成为现实后,才知道这种想法太幼稚,真正让我难以忘怀的是那种业已形成的方式以及生活态度。

————题记

当一切烟消云散后,我终于明白我所遇到的也许就是真正的爱情,至少有一段时间我是真正爱过她的,但在更长的时间里和她在一起的理由也许只是一种,我与生俱来的懵懂和迷茫在这种长时间的微妙的感觉中消失殆尽,现实就像一列驶向晨曦的火车,它将幕撞的支离破碎,驱散了积郁在我心头的种种幻想。有时,我会渴望往昔的温柔和,渴望那心中涟漪激荡的感觉,但与此相伴的和泪水也足以铺就一条绵绵无期的忆昔之路了,这条路的尽头在哪里?希望是离我“巴士”的始发站不远的地方。

已进入了深秋时节,窗外突兀的梧桐赤裸着身体,静穆的伫立在刺骨的寒风里,稀疏的阳光也都躲藏在建筑物的背后不肯出来,就像陕北的待嫁姑娘,手捧满脸的娇柔和羞涩,从手指缝中偷看眼前这个让自己最欢心的粗犷后生。孤单的落叶在地上婆娑起舞,好似落单的大雁,在迷惘中追索着自己未知的归宿。天气一连几日地布满阴霾,不见一丝生气,时而掠过的北风犹如一支画笔,一遍遍地在这张无边无际的画布上宣泄着灰白色的愤怒。这场景使我怅然,我站在窗前,漫无目的地想着一些没有答案的问题,时不时地会有一股股冷风从没有封严的窗户缝里溜进来,将我手中的烟蒂吹得星火闪烁,也许我该做点什么,但我不知道现在有什么事值得我去做。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像一只漂流瓶,漫无目的地浮游在瞬息万变的海面上,苍白的生活使我学会了顺从,每天强迫自己坐在教室里,人云亦云的仰着头,将目光锁定老师像喷泉一样的嘴巴,我渴望这种被周围的一切湮灭的感觉,我将它作为一种解脱。但是,每节课我仍然会用一半的时间呆呆的盯着她的背影,为什么她总是坐在我的前排,我不明白。( 网:www.sanwen.net )

有时我会感到很困惑,我不知道我每日注视着的到底是不是她,那乌黑的秀发和瘦瘦的肩膀一如从前,但她清秀且略带的脸庞却总是笼罩着几许陌生和疑惑,让我捉摸不定。或许,在我记忆深处定格癫痫疾病是怎样引起的的只是她的美丽和柔情,而那令我魂牵萦的面容就像静静的躺在海边的沙雕,最终会在晚风的轻拂下只剩下一个淡淡的轮廓,我无力挽回。关于她的一切,我总有着准确的预感,不知是我太了解她,还是我太了解自己,比如在恋爱伊始,我就坚信这份爱情会在不久的将来摇摇欲坠。我总有一天,一切都将不复存在,那时当我再想起她时,脑海中将只剩下一些混沌模糊的记忆和萦绕在心头的隐隐的眷恋。

节后,朝九晚五的迎接新生的,使得忙碌占据了我的大部分时间,生活也变得格外充实。终日坐在遮阳棚下面对稚气未脱的新生们,机械的回答着那些在我们看来幼稚之极的问题,突然感到自己已经有些老了,沧桑和成熟的感觉又一次在心中浮现,我知道这是一种,这种微微的变化就像青期的发育一样,在不知不觉中你就会被自己长出的绒绒的胡须吓到。生活就是一场反复的幕剧,我们总要一遍遍经历那些相似的场景,也许唯一的不同之处是你的年龄和所扮演的角色。三年前,十九岁里,略显稚气的我,带着几分惶恐和兴奋步入了大学的校门,在接待新生的遮阳棚下,我和排在我前面她邂逅。

“你先来吧,我通知书在包里放着,不好拿。”

我游荡在学校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上的思绪被一个细小的声音打断。回过神来,我看到一个瘦瘦的正满脸通红地看着我。来不及我回答,老妈已经把我的入学通知书递给了桌子里负责迎新的学长,那位学长满脸横肉,面无表情的跟我们交代着入学需办理的事项。我转过头,注视着刚才那个女孩,她娇小的身体蜷缩着蹲在地上,正费力的翻着她肥大的双肩背包。阳光使她如漆的长发波光粼粼,看着眼前形单影只的她,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愫。

“走吧,儿子。”老妈边招呼我,边向接待处旁边的桌子走去。

“妈,你先去吧。”

“过来啊,刚才那个同学说那边有咱们个老乡,我带你认识一下。”

“行,我一会过去。”我仍然站在办理入学手续队伍的最前面。

“哎,你不办让开,后面还那么多人呐。”刚才那位学长眯着小眼睛向我喊叫着,他肥硕的脸在他说话的同时轻微的颤抖着。

“她先来的,我替她占个地方。”我指着蹲在旁边的她说道。

我身后的队伍开始骚动起来,胖学长也从遮阳棚下走了出来,用他那双在阳光下可以忽略不计的小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我。正待他发作时,她费力的提着双肩包走了过来。

“谢谢你。”她的瓜子脸上泛着红晕,不知是刚才找东西时累得,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害羞。

“不客气,你抓紧办手续吧,要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你去忙吧,我自己能行。”说完她将背包放在了一边,拿着通知书向胖学长走去。

“呦,你俩惺惺相惜啊。”胖学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回敬了他一个睥睨的眼神。

站在远处眺望着阳光儿童睡眠癫痫需要做什下亭亭玉立的她,我感到周围炙热的空气都停滞了,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一种清新的氤氲迅速把我包围,那久违的爱情或许与我相距不远了。

末秋初宜人的微风中,一切依然是绿意盎然。我站在军训的队伍里,目光游离在一片橄榄绿的海洋上,在我的不远处,她犹如出水芙蓉般从容地彰显着她淡然的美丽,那欣长妩媚的身影在我的瞳孔中愈发清晰。突然间,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就好像疲惫的游者对宛自天上来的一泓流水的眷恋。此刻,我似乎是一个爱情的朝圣者,血管里流淌着虔诚和驿动,对爱情压抑许久的心亟待如火山般爆发。

军训结束后,经过短暂的休整,我们又重返校园,此时,我发觉自己已经被她深深的迷住了,我甚至为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动容,我常常在午后倚坐在宿舍的窗台上,静静地注视着对面的宿舍楼的出口,期待着她的身影,有时我会整整一个下午见不到她,没落的会在我侧向窗外的脸上洒满金色,但多数情况下她也总会挽着女友的胳膊,步履轻盈地走出来。几分钟以后,她们又会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吃着冰棍,谈笑风生地走回宿舍。她手里的冰棍总是黑色的,不知是“巧克力”还是“苦咖啡”,当然后来我知道了她最爱吃的是后者,她是否期待自己的爱情也想苦咖啡一样苦涩而回味悠长呐?现在起来,我的这一举动真是傻的有些可爱,但是后来当我们的爱情趋于平淡后,我对她的那份跑到哪里去了?我总是想假如我拿当初对她一半的执着来对待爱情,那么我们的姻缘也许还会持续很久,但这世上真的没有假如。

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和她更像是,并肩走在夜幕下的校园里,向彼此倾诉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有时她会说自己对爱情失去了兴趣,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度过大学时光;有时她也会常常向我抱怨,枯燥乏味的的生活让她很的日子,我也总会不失时机地向她表露爱意,但她常常避而不答、一笑而过,那笑容里带着风尘、充满轻佻,但她清澈的眸子里有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仿佛忧国忧民的柳如是。

漫长的让我对恋爱的热情一夜之间骤然下降,我的内心感到极其苦闷,难道我苦苦追寻这么久的爱情之花,还未绽开就将凋谢?也许那份在心中隐藏许久的渴望也将化作泡影。尽管如此,我仍会陪她散步聊天,但是低落的情绪还是让她有所察觉。

“你怎么了?今天还没有见你笑过呐。”她笑脸盈盈地凝视着我。

“没,恩……不是因为你。”我连忙说道。

“说谎!那你紧张什么?你的演技太差了,呵呵。”

“其实,我是想说,我认你做吧?”

“不行,我有亲哥。”她的回答使我仅有的一点耐心正在慢慢融化。

“多一个也不多吗!”

“那也不行,我从来没有拿你当哥哥看。”

听到她的回答,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我不知道长久以来我在她的心中到底处在一个什么位置,难道这种含糊不清的暧昧还将的持续下去?我也将无河北好的癫痫病医院排名休止的延续我的?我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歇斯底里的向她喊道:“那你想怎么样!我不是陪你说话的工具,你必须当我女朋友!”

一阵凉风袭来,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我正想向她道歉,她凌厉的小嘴也开始了反击:

“好,怕你?做就做!我以后就是你女朋友了!”

听到她的回答,我突然一怔,我不知道她的话里是不是带着愤怒,但我宁愿把这些话当成是出自她的真心。看着她努着的小嘴和鼓鼓的双腮,我忽然闻到她美丽的面容上散发着从未有过的馥郁的香韵,我跟随着这美妙的气息,将她轻轻的揽入怀中……

月如盘,宜人的像是从繁花似锦的春日里吹来,她静静的躺在我的臂弯中,将头埋在我的胸膛里,我嗅着从她发际里飘出的阵阵香气,回味着荡漾在心头的幸福。那一夜,我们披着,听着草丛里日渐衰落的虫鸣,在倒影斑驳梧桐树下的相依了许久,没有太多的话语,但两颗如火的心却早已在明亮的月光下翩翩起舞。我只记得我边吻着她的耳垂边轻声问道:“为什么不早点答应我?”她的回答似乎只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这笑声打破了这夜的静谧。

直到现在,我还是常常想着她当初的回答,不过我越是苦思冥想,就越是找不出答案,或许当时的她还不能肯定自己所遇见的是不是所谓的爱情,不过我能断定在那段时间里,我在慢慢走近她的,就像她逐渐占据了我的脑海一样,那晚,我们都只不过是下了一个关乎自己幸福的赌注,这场赌注没有真正的赢家,或者说我们都是赢家,因为我们从两年的相处中都已经得到了彼此最需要的东西。

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了,走在萧条的街上,看着寒风中紧紧依偎着的情侣,我总有一些失意,情绪也常常会突然低落,我知道我还是无法忘记她,不由自主起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此刻,我的大脑就像一块诺大的幕布,零星的记忆会连续不断的从幕布上掠过,组成了一些断断续续的黑白影像,她是其中的主角:每天她都会想法设法和我在一起,早上我们手捧着热奶茶结伴去上课,短短的一段路程会花费很长的时间,因为期间她总会撒着娇问我昨晚是不是梦到她,每当我给出肯定的答复,她会高兴的眉飞色舞;没有课的时候,她常常会关掉手机突然失踪,当我焦急的问遍她身边所有的人后,她会突然出现,手里拿着她认为我用得着的东西,像个犯了错的,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的脸说“别生气了,你看,我给你买礼物了,我就是想看看你找不见我有多着急”;每当天气变冷后,她的手总是冰凉的,她有很多双漂亮的手套,但是很少戴,她总会把小手伸进我的袖管,说这样能判断我对她说得好听话是不是出自真心;她总是因为我取得的一点成绩兴奋半天,跑回宿舍告诉她的室友,然后打电话绘声绘色地向我讲述别人对我的夸奖;她发给我的短信从来没有错字,她每次和女伴逛街总会给我买上份礼物,她在聊天时总是顾及我的感受,她总是在我们约完会后在我的脸颊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她离开了我再也会不来了……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似乎是在旧上海的儿童癫痫治疗指南夕阳黄昏里,十里洋场,花香馥郁,沁人心扉的微风从黄浦江上飘过,吹化了一江秋水的柔情。我和她走在一尘不染的江边小道上,沐浴着金色的余晖,她的头轻轻地靠着我的肩膀,我能听到她幸福的呼吸声。

我问:“前几天,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她答:“我还以为你不想跟我好了呐。”

我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一直跟你好下去,我爱你!”

她笑:“你真傻,我逗你玩呐,你这个小心眼!我才不会离开你吶,要不然我就输惨了,我要你照顾我一辈子!”

我泪如下:“好,我就照顾你一辈子!”

我和她相拥而泣……

,我从梦中醒来,泪水已将枕巾打湿了一片。满眼的黑暗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在我的心中不断蔓延,我感到自己正被失落和无助一点点吞噬。每每此时,我总期盼心灵在音乐中得到抚慰,但跳动的音符却使我的思维愈发清晰。冥冥中,我远远的望见了她,她独自走在学校那条两旁栽满杨柳的小路上,似乎是又在生我的气了,柔弱的背影分外惹人怜惜,我于是加快了脚步,她的身影在我的脑海里渐渐变大。一阵微风轻轻吹过,她缓缓地转过了头,几缕发丝在那修长的眉黛旁飞舞,她清似水、澈如泓的双眸里满是温情,高挺的鼻梁下是如花似锦的笑餍……这张曾经如此熟悉的脸,如今却让我魂牵梦萦、辗转反侧。

耳机里,阿桑如怨如诉的声音依旧:

“也许我早应该了解,你的温柔是一种慈悲,

但是我怎么也学不会,如何能不被情网包围,

其实我早应该告别,你的温柔和你的慈悲,

但是我还深深地沉醉在快乐痛苦的边缘,

你温柔的慈悲,让我不知道如何面对,

再也不能给我任何安慰,

再也阻挡不了我的泪水……”

此景此情让我不能自己,就像那曾几何时的预想一样,泪水顺着我冰凉的脸颊奔涌而下,流向了耳际。我努力不让喉咙发出声音,但脸上的肌肉却在剧烈的抽搐,如同阵雨中连绵不绝的惊雷,我能感觉到。此时,理查德克莱德曼优雅的钢琴声在我的耳蜗中不断回荡着,这天籁般的声音就像心灵的清道夫,将通向我记忆深处的曲径上的杂草一扫而光,那些如昨日般的往事仿佛又有了生命,在我的脑海中雀跃开来。

我忘不了她乌黑亮丽的秀发和婀娜曼妙的身段;我忘不了她肆无忌惮的笑声和梨花带雨的哭泣;我忘不了她含情脉脉的眼神和清新撩人的脸庞;我忘不了滑时,她站在白雪皑皑的山坡上吓得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我忘不了在潮热的仲里,她用湿毛巾为我擦去满身的汗水;我忘不了在未阳湖的小船上,她留给我的深情一吻;我忘不了在纷攘的候车大厅里,她在上车的一刹那,那依依不舍、满是眷恋的双眸……

让我再爱你一次!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