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情深意厚梦难圆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原创文学网

情深意厚难圆

有情而无缘,有缘而无份,情和缘,缘和份,这是一个纠结不清的话题。

一 副市长的

下班到了,数百名人员陆续走出了并不显得喧嚣的市府大楼。有的走向停车场,有的步行,有的站在院子里司机开车过来,一切看着都是井然有序。

张敏副市长是最后下楼的领导,下班时间一到,她总是习惯性地仰头枕在椅子上顿息几分钟,然后才随手拿起放在办公桌拐弯的那一节上的女士包,不紧不慢地迈开脚步。下楼,开上的车,就有意无意的在市里饶一圈再回到家里。

从包里翻出钥匙打开锁,进了门,把包扔到一只单人沙发上,也不清扫一下,就扑通一声半躺在了另一只单人沙发上。哪怕在办公室已经坐了一天,进了门好像屁股还是很沉一样。家里没有保姆,她如果因工作几天不回家,也就没人替她打扫卫生。然而她自己却也懒得清理,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极为不讲究。( 网:www.sanwen.net )

她的房间足有一百三四十平方,家具也极其考究,领导家庭该摆的东西应有尽有,还有字画、古玩等奢华的装饰品。然而偌大的房间却只有她一个人居住,唯一的儿子已成家搬到了自己新买的房子里。

的她具有严重的清洁癖,雇过几次保姆,可都不如她的意,都被她一一辞退了。给她介绍的人还纳闷,张市长看着外表是一位十分贤淑的女士,怎么老是和保姆合不来。

这个原因,真还无从说起。她混迹官场多年,纵横捭阖,没有绊住她晋升的障碍,直至把官做到了副厅级,而且成绩卓著,可以说她的仕途是一帆风顺。然而,对于和,却不得不承认,她也是极其的失败。这些隐私,她是不愿对人诉说的。所以,无人知道她内心的苦楚。也许就是因为感情的波折,婚姻的不幸,让她不由自主的有所改变吧。

她唯一的一次婚姻,在几岁时就已结束了。那时她官运正旺,为了不影响仕途,也就长期的放下了的念想。就在几年前,一位省领导了解了她的情况,为她撮合了一个也是具有一定级别但已退休的老干部,两人没办理手续,小心翼翼的同居了一段时间,也可以说是试婚,但还是在十分尴尬的情况下分了手。

那次的纠结,其实她也不是有意的。家里没雇保姆,她自己又没心思做家务,那位老干部则主动全部承担了。因为她的洁癖,她让那位老干部拖地板不要用拖把,要用毛巾,认为用毛巾擦才放心。那位老干部倒乐意接受,只当自己锻炼身体。可事有凑巧,一次那位老干部的儿子和女儿一起过来看,进门一看老父亲正在光着膀子,流着汗水,只穿一件大裤衩,双腿跪在地板上,两手一推一拉吃力地擦着地板,心疼得不知所以,急忙把老父亲搀起来。儿子满腔怒火,甚至骂出了声,他妈的——这算啥事,这不是作践父亲吗?随即找了一张稿纸,给他的继母——也就是她——张市长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大概是:

尊敬但又让人藐视的张市长,我们的父亲也是做了多官的人,并且比你级别还高。在我们家里时,从没让他做过家务,别说让他跪在地上擦地板了。对我父亲的待遇,不知你是找老伴,还是找保姆。如果是找保姆,你应该是找错了,还是另请他人吧!

最后说:对不起!没经你的同意,我和把我们的父亲带走了。

等她回家发现了桌子上的这张纸条,她立时惊呆了。想不到由于她的洁癖,竟然导致了这样一个后果。她感到非常的尴尬,简直无地自容。这让人说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影响呢?但也无可挽回,她也不敢再给那位老干部打电话,气得自己好几天吃不下饭。

湖北治疗癫痫好医院

唉……!她半躺在沙发上,多年保留的长发披散着,思绪万千,难以平静。每次在家的这个状态,也不知有多长时间了。

二 短暂的婚姻

还在很的时候,她就了。丈夫王清是她初中到高中的一个同学,两人的家里都是干部家庭,两人的父亲都是县城里实权派的官员。公公是县公安局长,父亲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任检察院的检察长。

婚后不久,夫妻俩生了一个儿子,为两家人凭添了很多。两人也都很优秀,相继步入了官场。几年后,丈夫做到了副科级,而她则升到了正科级。按说夫妻两人是应该让人羡慕的,比翼双飞,前途光明。可是,她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是十分的平淡,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夫妻二人也都心知肚明,只是谁也没有对外说出来过。

那是正值各种新生事物应运而生的年代,到现在觉得很平常的事,在那时却是非常的敏感。比如县城的酒店里有了做小姐的——就是出现了卖淫的现象。王清也是因在家里得不到妻子的温柔和体贴,得不到情的慰藉,在几个的蛊惑下,逐渐的陷了进去。而她平时对丈夫的所作所为也不是很上心,很多时候还是视而不见。然而时间长了,丈夫的嫖娼行为发展到了不能自拔的程度,并且自以为很保密,实际上却闹得满城风了。她也是在同事的微妙的插科打诨的话语中听出了端倪,然而还不好意思问,从此就开始操心观察丈夫的行动。这一操心不打紧,什么事都清楚了。丈夫在外除了嫖娼,还长期包了一位小姐,并且会朋友时还时常带在身边,这位小姐被戏称为“二嫂”,也就是仅次于她的地位了。再加上王清也是潇洒倜傥,风度翩翩,在县城的风月场中成了花团锦簇的角色,走到哪个酒店,迎来的无不是嗲声连连,让人好不受用。这些事也只是她一人浑然不知,在小县城的官场上却像公开一样。

本来对于王清的出轨,她从心里并不是很生气,让她无法接受的则是她的尊严让人当成了笑柄。为此事两人闹翻了,还闹到了县纪检委,为此王清的公职被开除了——最后两人也了。她们的离婚是协议离婚,约定孩子由她带,财产更没有争议,两人都不会在乎什么。离异后的王清进入了商界,并很快另寻新欢,组建了家庭,很快又有了孩子。

离异后的她,则到了婚姻的不可靠,就不再考虑这方面的事,而是一心从政。几年打拼下来,竟然升到了县长的宝座。对于她来说,短暂的婚姻引发的风波并没有阻止她仕途的进步。不是因为她无情,不是因为她不在乎婚姻的重要性,而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段让她铭心刻骨的支撑着她,抚慰着她。

三 她的关心并没得到回应

每当她主持县里的金融会议,她都要认真看看县保险公司的参会代表(当时人寿和财产还没分开)。县保险公司经理每次参加,都会带上一个年轻有为的助手,合意的就是两个股的股长,不一定哪次会带上谁。但奇怪的是,每逢带上农险股的高股长,张县长都会特别关照保险公司。次数多了,保险公司经理就觉得这中间一定有问题。回去私下一打听,才恍然大悟,原来高股长和张县长年轻时谈过恋爱。这个发现让保险公司经理一阵窃喜,看来作为自己手下的高股长可以派上用场了。然而,真正有事把高股长派上用场时,却遭到了高股长的断然拒绝。看高股长的脸色,还是十分的严肃,严肃得让经理不敢再往下说。经理知道其中的关系,也不敢难为高股长,但也不再重用他,参加县长主持的会议则除外。

高股长名字叫高健,别看名字好听,可长时间却没被提拔的意思。虽说前恋人的县长托过几个同学转告他,要他找她,但他每次都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别说她当了县长他不会去找她,就是以后她当了副市长,甚至省会城市的副市长,他也从来没有找过她。究其原因,则是存在一种难以启齿的痛,一种爱与恨之间模糊不清的那个医院癫痫病好啊心理创伤。

四 门当户对

她和原来的丈夫王清结婚时,在外人看来的确是门当户对,是让人羡慕的小家庭。然而她从内心里爱的却不是王清。王清只不过是她和高健之间感情的牺牲品。她们三人都是从初中到高中的同学,三人都很优秀,同是班里的前三名,三人轮流替换着第一至第三的名次。首先追求她的并不是高健,而是和她同属干部子弟的王清。然而,她并不待见王清,处处躲避着王清的示爱。虽然在社会的最底层,虽然家里贫穷,但高健学习却十分的刻苦用功。高健的学习成绩和文体项目上的优异,甚至高健的一举一动,都无不触动着她的芳心。那个时代的学生谈恋爱,都是谈学习,谈理想,十分的。高健和她谈起他的理想时,说自己就是想当一名解放军战士,能穿上绿军装保卫祖国,这就是他的。

直到高中毕业,她还是一心一意地爱着高健。走出校门,她被分配到县政府机关上班,而高健则通过邻居介绍进了一家窑厂当了个杂工。就在这时,她们俩工作之余,还是高高兴兴的约会。她们约会的地方,就选在那个窑厂的西墙外。她下班就骑上自己的自行车,骑上七八里地才能赶到。高健家里穷,自行车都没有,只有下班跑到窑厂的西墙外等候着心爱的人到来。她们漫步在下的空地上,牵着手一起憧憬着未来,憧憬着她们朦朦胧胧生活在一起的生活。她俩这样的交往持续了二年多。但她们的交往双方家长都不同意,更谈不到婚嫁问题。她的性格很独立,很,不管怎样劝她和高健分手,她都坚持己见,保持初衷。

突然有一天,高健告诉她自己要结婚了,她一听还以为是和她开玩笑,但从高健不会说谎的庄重神色上让她不得不。她哭着离开了高健,离开了和高建经常约会的窑厂西墙外的那块空旷的荒地。

她和高健分手,使暗恋着她的王清兴奋了。毕业后,王清也被安排在了政府的一个部门工作,上下班时经常可以看到她的身影,但她对他的冷漠却让他可望而不可及。现在听说她和高健分手,等于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他不但立即投入战斗状态,猛烈追求,还托其父母找她的父母说好话。他的父母本来就很喜欢张敏,一听儿子想和她处对象,马上踊跃参与,主动到张敏家里串起门来。在张敏父母面前,不但夸奖张敏长得多么水灵,多么漂亮,还极力夸奖自己的儿子王清。张敏的父母也心里有数,也认为两家关系是世交,再加上儿女亲事,更会亲上加亲。所以,等王清的父母把话挑明,他们就当即表示同意。双方父母意见统一了,工作就好做了。等张敏一下班,父母就开始劝解她。告诉她世上好男人有的是,何必对高健还念念不忘。

这时的她,心理已到了崩溃的边缘。高健的绝情,她怎么也接受不了,她们可是好几年的感情啊!然而,高健已经结婚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她还是心里不服气,非要看看高健的妻子是个啥样子的。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她骑上自行车,来到高健家所在的村子里,在高健家附近下了车。她隔着矮矮的土院墙往院子里看,正好看到有一端着一大盆衣服从屋子里走出来,走到院子里的压水井旁边,放下装满衣服的大洗衣盆,又回到屋里拿了一只水盆,开始压起水来。然后就洗衣服,洗一遍,把水泼到不远处的一个粪坑里,再压水,再洗。这样来回折腾了足足有两个多小时,衣服才洗完。接着就一件件的展开挂到在院子里的两棵树中间扯的一根铁丝上。这个女子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干活儿。这个情景让她看呆了,不用说,这个女子是非常贤惠的。高健和她结婚应该是正确的,她相信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回到家里,当父母再次提起她和王清的事,她眉头没皱一下就痛快地答应了。她这么痛快的答应,是一反常态的,让她的父母还有点不适应,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时间不长,两家就谈起了婚嫁,也没甘肃那个医院能看癫痫病费什么周折,两人就顺利完婚了。

五 高健的倔强性格

刚走出校门那段时间,高健和张敏的恋爱很热烈,满脑子都是情啊爱啊,根本没考虑到有什么合适不合适,什么门不当户不对的。可随着时光的延续,有意无意之间,两人谈话中就带了出来。这个话题是张敏说起她父母的意见时首先提到的。她父母认为,高健的家庭处在社会的最底层,是被他们那个阶层的人家所歧视的。是无法和他们的家庭相提并论的。所以不管张敏怎么说高健的好,父母就是不同意她和高健相处。高健听了这些话,心里一阵自卑,但却立即又高傲起来。我们穷人家怎么了,难道就应该比你们低一等吗?所以,让他心底里产生一种逆反,一种抗拒。开始两人之间倒没什么,可当一次县里征兵的机会到来时,则加速了她和他之间的隔阂。她本来是好意,知道他的梦想是当兵。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她的父母,托她的父亲给高健帮忙,让这次征兵能选上他。她自己心里也有个想法,认为他当了兵,就有机会提干,提了干他不就和自家门当户对了吗?到那时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嫁给他,多么的愿望啊!而她的父母却不这样想,他们想的是能尽快把高健打发走了,他们的女儿也就自由了,这样和王清家的喜事不是就可以水到渠成了吗?所以,张敏的父亲就从中极力斡旋促成。

可是,她哪里知道,这时的高健并不想当兵了。他也不是不想当兵,而是因为姥爷的年迈,姥姥的多病让他暂时放弃了这个梦想。

由张敏的父亲出面,高健当兵的事情很快就促成了。当县武装部征兵人员找到高健家里,见到高健的姥姥,拿着一套崭新的军装告诉老太太高健被征为新兵这个喜讯时,老太太激动得热泪盈眶,竟非要给征兵人员跪下表示,让征兵人员一阵惊慌,急忙搀扶住老人家。老人家颤抖着喊道“天啊!我外甥总算有出头之日了!”

然而,当高健下班回家,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却半天没有言语。在姥姥的催问下,他说道:“这都是张敏她安排的,可我不想承她家的情,他们是可怜我!再说姥姥您身体这个样,正需要人照顾,我不能去当兵,我不能扔下姥姥、姥爷不管。”

这件事过后,他还和张敏吵了一架。当张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时,更惹得他大发雷霆:“我不要和你家门当户对,我不要你们家帮我。”当场把张敏委屈得大哭了一场。

从此以后,他俩赌气似的见面就少了。他为此郁闷,工作中时时走神。一次窑体坍塌事故,他没及时反应过来,慢跑了几秒钟被砸伤了一只腿,然后被送到医院治疗。治疗期间,因属于工伤,窑厂指派了一位年轻的女工陪护他。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也经过这名年轻女工的精心护理,他出院了。住院期间,这位女工十分健谈,介绍自己是刚分配进场的一名高中生,还和他谈了很多知识性的话题。两人慢慢的都产生了好感,特别是这位,认为他就是她要找的白马王子,所以对他的护理更加认真,更加细致。这个转变,让他也很苦恼,可仔细一想,和张敏的感情还是放弃的好。张敏也说过,她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再说他娶的媳妇一定要负责照顾姥姥的,张敏是做不到的。窑厂领导也看出了两个年轻人的心思,就主动当红娘,成就了他俩的婚事。但他的心里还是有她的,只是因为无奈而只能把对张敏的爱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但对张敏总要有个交代,所以他决定,再和张敏见一次面说明一下,以后终生就不再见她了。在以后的很多年里,除了在公共场合,在会场上,他坚持不再单独见她,即使见了面对他极有好处,他还是照样拒绝。他想的是,自己从一开始就对不起她,哪有脸再恬不知耻的请她给自己帮忙呢!

六 身世造成的遗憾

行文至此,才想起告诉读者高健的身世,的确有点惭愧,但总归是要说明的。高健亲生父母都是普通的,生下他之长治癫痫病治疗医院后,因为和丈夫合不来,就离婚了。离婚后的母亲又嫁了另一个男人,但这个人家实在太穷了,无法养活他娘俩。为了儿子能活命,母亲就忍痛把儿子交给了父母,还好父母也没其他的孩子,按农村的风俗,就等于把儿子过继给了姥姥、姥爷家了。

小时候的高健就特别聪明,长得又是一表人才,八岁时就跟村里的戏班登台演样板戏。他不但会唱,会表演,武把功底也很好,一连能翻上百个跟斗。戏班的乐师也都很喜欢他,私下还教会他使用各种乐器。小小年纪,就多才多艺,所以他非常招人喜爱,姥姥、姥爷也常常引以为豪。姥爷是一位木匠,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给别人家打家具,家里只剩下姥姥和他相依为命。等他长大了,姥爷的背却驼了,姥姥也成了多病之躯。那个年代,能上到高中的学生是很少的,不但看成绩,主要是看谁家能供应得起。是姥姥、姥爷的辛苦,一直把他供应到高中毕业。因为姥姥、姥爷都是普通的农民,眼看着他被分配到条件最艰苦的窑厂工作,也只有叹息自己地位的低下,把高中毕业的外甥给埋没了。所以当被告知外甥被征为新兵时,怎不让老人家激动异常呢?然而,结果还是让他放弃了这个机会。过后姥姥、姥爷也没怎么埋怨他,认为这是命。等外甥娶了媳妇,一看媳妇是这样的贤惠,两位老人就很知足了。高健结婚之后,姥姥身体不好,媳妇不但按时上班,还几乎承担了全部的家务。那次张敏的窥视,就是媳妇让姥姥在屋里休息,自己洗了半晌的衣服。

七 美好的初恋

上高中时,高健因有文艺天赋,被选拔到文艺组;因他有戏曲武把的功底,体育项目也都是领先别人。而那时张敏则是女生之中的佼佼者。也是文艺好,体育好,人又长得漂亮,所以被誉为学校的校花。他俩共同参加过多次县里、市里组织的,他俩则是互相加油,互相鼓励,都双双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他夸她英姿飒爽,她夸他英俊潇洒,在老师和同学看来,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要不那个王清,只有自己背着气而已。即使吃醋,也没一点办法,只有隐藏自己的心思,显示出来还怕同学笑话他呢!

那时的张敏身材苗条,有着白皙光洁的皮肤;一对大眼睛,清澈明亮,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还扎着一条粗黑的辫子,马刷一样在身后一甩一甩,晃得男同学一个个心旌神摇,心猿意马。但是,羡慕、欣赏和想追求她的男生都因高健的优秀而纷纷主动退却,也包括王清在内。张敏也是情有独钟,只深深地爱着高健一人。那个时光是两个人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好的时光,都在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以致终生无法磨灭。

八 互相

现在,高健因为身体原因,已经从县级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经理的职位退居二线了。张敏则还处于省会城市副市长的职位。张敏有时见到其他老同学,说起她的情况,老同学总会劝她不如再走一步。然而对于老同学的劝告,她也总是摇摇头,并不隐晦自己对高健的爱慕和。告诉老同学,她心里爱的一直就是高健,几十年来从没动摇过。说起这句话她就会情不自禁的激动,脸泛红晕。激动之余,她还会流下点点热泪。这些情况,老同学总会及实地反馈给高健。张敏独身的落寞,内心的煎熬,无不牵动着高健的心。他也一直关注着张敏的情况,只是还坚持不愿见到她,只有默默地祝福她。

有一次,在商界颇具威名的王清和高健见了面,也是惋惜连连,对高健说:“老同学!我们都活了大半生了,也不怕你笑话了,到现在我也不瞒你了,张敏当初嫁给我,我得到的只是一具驱壳,她的心却是留在你那里了啊!所以,我,我堕落,我的苦还不敢对人说。”

高健也只有无奈地摇摇头,并不是应付王清,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叹息!

2014年6月18日下午完稿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