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翠华想像空山里,玉殿虚无野寺中。”杜甫《咏怀古迹五首其四》全诗翻译赏析唐诗三百

时间:2021-07-09来源:原创文学网

【原文】

  蜀主窥吴幸三峡,崩年亦在永安宫。

  翠华想像空山里,玉殿虚无野寺中。

  古庙杉松巢水鹤,岁时伏腊走村翁。

  武侯祠堂常邻近,一体君臣祭祀同。


【译文】

  蜀主刘备攻伐东吴驾临三峡,他驾崩时也在白帝城永安宫。

  空山依然可想象到翠华仪仗,野寺中隐约能回忆玉殿行宫。

  古庙荒凉松杉树上野鹤筑巢,逢年遇节祭祀时村翁来上供。

  武侯祠庙与先主庙紧紧相邻,生前君臣一体死后祭祀相同。


【赏析一】

  第四首咏怀的是刘备在白帝城的行宫永安宫。诗人称颂了三国时刘备和诸葛亮君臣一体的亲密关系,抒发了自己不受重用抱负难展的悲怨之情。

  作者借村翁野老对刘备诸葛亮君臣的祭祀,烘托其遗迹之流泽。诗歌先叙刘备进袭东吴失败而卒于永安宫,继叹刘备的复汉大业一蹶不振,当年的翠旗行帐只能在空山想象中觅得踪迹,玉殿虚无缥缈,松杉栖息水鹤。歌颂了刘备的生前事业,叹惋大业未成身先去,空留祠宇在人间的荒凉景象。最后赞刘备诸葛亮君臣一体,千百年受人祭祀,表达了无限敬意,抒发了无限感慨。

  此诗通过先主庙和武侯祠邻近的描写,进而赞颂刘备、诸葛亮君臣际遇、同心一体,含有作者自己论事被斥,政治理想不能实现,抱负不能施展的感慨。在艺术描写上和前几首又有所不同。全诗平淡自然,写景状物形象明朗,以咏古迹为主而隐含咏怀。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病效果好tyle="text-align: center">


【赏析二】

  《咏怀古迹五首之四》 是作者凭吊蜀先主庙(即永安宫:在今四川省奉节县)时咏叹刘备的,通过老百姓对刘备崩驾地的四时祭祀之勤,表达了对刘备和孔明君臣的崇敬,赞颂诸葛亮与刘备生前一体的亲密关系。

  其中对自己的飘 泊生活不胜感慨,将荒凉的景象写得分外有情。


【赏析三】

  此诗咏怀蜀先主刘备,以寄君臣相契之怀。诗歌先叙刘备进袭东吴兵败而死于永安宫。后叹刘备的复汉大业一蹶不振,当年刘备的翠旗行仗现在只能于空山中想象得之;当日之“玉殿”,亦荡然无存。

  诗人歌颂了刘备生前的事业,叹惋他大业未成身先去,空留寺庙在人间的荒凉景象。最后两句赞刘备与诸葛亮君臣一体,乃是此诗意旨所在。


【赏析四】

  《咏怀古迹五首》是杜甫大历元年(七六六年)在夔州写成的一组诗。夔州和三峡一带本来就有宋玉、王昭君、刘备、诸葛亮等人留下的古迹,杜甫正是借这些古迹,怀念古人,同时抒写自己的身世家国之感。这首诗咏怀了刘备,赞颂诸葛亮与刘备生前一体的亲密关系。寄与了自己境遇的苦闷。全诗平淡自然,写景状物形象明朗。

  第四首咏怀的是永安宫。诗人称颂了三国时刘备和诸葛亮的君臣关系,抒发了自己不受重用抱负难展的悲怨之情。

  作者借村翁野老对刘备诸葛亮君臣的祭祀,烘托其遗迹之流泽。诗歌先叙刘备进袭东吴失败而卒于永安宫,继叹刘备的复汉大业一蹶不振,当癫痫病发病有几种类型年的翠旗行帐只能在空山想象中觅得踪迹,玉殿虚无缥缈,松杉栖息水鹤。歌颂了刘备的生前事业,叹惋大业未成身先去,空留祠宇在人间的荒凉景象。最后赞刘备诸葛亮君臣一体,千百年受人祭祀,表达了无限敬意,发抒了无限感慨。


【赏析五】

  这一首是咏先主庙的。

  先主庙,在蜀中不止一处。每有先主庙,必有武侯祠,至少有先主的形象就有武侯的形象。只要杜甫来到先主庙旁,咏怀先主,必也同时瞻仰武侯祠,又咏武侯。原因很简单,刘备的事业与诸葛亮的事业是无法区分的,这一对君臣一生的遇合至少在杜甫看来是人生最神圣最完美的遇合。大历元年,杜甫漂泊夔州,这里正是刘备最后托孤的地方,自然有刘备、诸葛亮的遗存,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瞻拜并借以抒发自己感慨的机会。于是,就有这里的两首诗,也才有末联“常邻近”“祭祀同”的诗义。

  但,面对眼前的古迹,诗人的情感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他对历史上的这两位风云人物发自内心的崇敬,尤其对他们君臣相互信赖与密切合作深深企慕;另一面,在杜甫的心深处,他们也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生活与命运同样捉弄他们,其最突出的便是他们无论怎么奋斗,结局也一样要付出牺牲,特别是在他们身后,仍然不免萧条和冷落。这在杜甫是难于接受的。他个人一生遭际与处境更使他对此耿耿于怀,情辞激烈。因为在他看来,如果历史不会遗忘这些明君贤相,正确地从他们身上汲取经验教训,现实社会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人的命运也一定能改观。这就是杜甫每每面对先主、武侯的遗迹所要感发的情怀。

沈阳中医癫痫病医院

  先主、武侯二人相较,在杜甫是有不同的情感的。除了像无数儒学子弟一样,他也认定刘备是汉皇正统,似乎代表着历史发展的方向同时又是知人善任的明君以外,他的更多的情感是倾注在诸葛身上的。即便这样,这首诗仍然表露了他对刘备的深深同情,特别是对一代天子身后不应有却有的凄清与索寞。借此,他又渗入了个人的忧愤和哀愁。

  “蜀主窥吴幸三峡”一联就起得大有文章。诚然,这是为了借夔州的遗存怀古,即只能从最近处截取。但是,这样落墨分明裁剪了刘备一生最灰暗落拓的一段,从而使诗思情调蒙上了阴郁沉闷的气韵。此中的“窥”字、“亦”字也传达出某些信息。“窥”,即《过秦论》中“以窥周室”的“窥”,含有一定贬斥的意义。按下一首“运移汉祚终难复”的意思看,杜甫对刘备的这次用兵应当说并不赞成,其兵败身亡也就似乎在劫难逃了。“亦”是一处语气词,作用是加强肯定,指明永安宫的文物价值。总之,首联就起得蹊跷,为全诗定下了不祥的调子。

  颔、颈两联是这首诗写得最富情采的地方。上述那种不祥的意绪由此得到了强化,也是领会这首诗的旨趣最切要的材料。不是么?如果说一代英明天子生前最后还有那么一点威仪,他的翠花旌旗还曾飘扬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可眼下就只能凭借人们发挥想象的才力去领略了。而山川依旧风流无存的哀思就不待想而出。当年,由于天子驾临,这里也曾是玉殿金阁,何等气势,如今竟形影全无,唯有古寺横卧墟中,人们也只能面对空山冷寺去揣想昔日的巍巍宫阙!这里的句法很好。“翠华想象空山里”,实是“想象翠华空山里”。谁想象?诗人以及所有来者。“空山里”,一是身在空山,面对空山想象;二是想象的结果只能还是空山。“玉济南哪家医院医治癫痫比较好殿虚无野寺中”,说白了即“野寺中玉殿虚无”,即眼前只见野寺,而不见玉殿。可野寺本来就建在玉殿的废墟之中。面对野寺,自然看不见玉殿,但谁又能说玉殿不在野寺背后?“野寺”二字不可轻易滑过。寺为佛家净地,佛教本在宣扬虚空,这本身就是对历史的否定。况乎又加一“野”字,真要把这种虚空冷漠渲染殆尽了。

  更有甚者,由于年深日久,人们早遗忘了这位曾经心存灭吴的天子,因而他的享庙中早已阒寂无人,唯有水鹤以松柏为巢。《抱朴子·对俗》说:“千岁之鹤,随时而鸣,能登于木,其未千载者,终不集于树上也。”姑且不论水鹤为巢有何深意,只此鹤巢其中就足以证明先主身后之冷清。这与《蜀相》中“映阶碧草自春色”是一样的笔法。与这水鹤为巢相映衬的便是下句“岁时伏腊走村翁”。金圣叹曰:“以天子庙而有祭,必也八佾、九献,所谓群公执爵,髦士奉璋者也,而今乃‘走村翁’耳!”其意也在点染景况的凄凉。

  尾联的结法也饶有神致。亦如《客至》的收结,偏从“邻翁”横搭一笔,使待客的场面、情分格外活脱,又照应了首联“舍南舍北皆春水”的诗义。本章本在咏怀先主,结末却一笔接通武侯,表面看来似乎要打破这种沉闷清冷的局面,骨子里却更强化了已成的哀伤的氛围。因为,虽则武侯祠宇靠近先主享庙,但其祭祀的凄凉是毫无二致的。这也为下一首予作了伏笔。细究起来,这个“常”字与“一体君臣”一语都带有某种调侃,也就是一种幽默的讽刺。邻近亦常,清冷亦常;君臣难得一体,而其凄凉的祭祀亦无二致也。这是何等的惨痛啊!而这里就渗透了诗人的价值取向,他真要把先主、武侯的作为也否定了啊!自然,这只能说是诗人心绪极度悲凉之时的一种愤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