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隐形的翅膀-

时间:2021-04-05来源:原创文学网

    春霞喜欢秋天的落叶,就如同她钟情于这个美丽的季节。
    此刻,她蹲在一排高大的桦树下面,听着地上的叶子被风吹动,发出沙沙声,她仔细倾听、观察,陶醉在自己的童话王国里。身后,一群孩子在操场上追逐打闹,脚下绊起黄尘,飞沙走石,却难掩一张张红红脸蛋上可爱的笑脸。
    “当、当、当——”
    老师敲了铃声,大家纷纷奔进由庙宇改成的教室,坐在形状大小、破损程度都不同的、从家里搬来的桌子边,把书本端端正正放在桌子一角。
    五十多岁、两鬓斑白的赵老师佝偻着背,从油漆剥落、布满宽缝的门走进来,站在砖头搭建的讲台上,咳嗽一声,就让大家拿出自己的课本和练习本,一、二年级写生字,三、四年级上课。赵老师说完,就在粉腻腻的黑板上写起了今天要学的唐诗,嘴里还在嘀咕黑板又要拿墨汁刷了。
    春霞小心翼翼地将两片叶子夹在语文书里,深怕折断了一点点,这是她花了好长时间收集到的完整的叶子。实际上,春霞的每本书里,都夹满了各种叶子。书是很残破,因为以前也有孩子用过,但春霞却很珍惜,不让书更加的破,以增加它的寿命。她甚至相信这些叶子,就是一个个精灵,会保护它们的书,带来一些不知名的灵力,使书旧貌换新颜,哪怕只是细微的新颜。所以两者是相得益彰的。春霞还喜欢幻想,她是这些小女孩儿里面最安静,同时也是最爱陷入自己的幻觉的一个。这会儿,春霞正在想,如果我生在一个森林里该多好,我要在树洞里安一个家,我的邻居是喜鹊和小松鼠,她们每天都要来到我的小房子,给我可口的野果,葡萄,草莓,我和梅花鹿一起去草地上,坐在那里看着天上洁白的云,小猴子摘来了大把大把的蒲公英,微风和我一起将蒲公英吹上天空,万千小伞围绕着我,比下雪还要好看……
    “嘭”一声,春霞的头顶挨了一书,很疼,差点从板凳上跌下去。教室里一片笑声,像是炸开了锅。赵老师呵斥说,你的书怎么没有翻到二十六页?你想什么呢?慌乱中,春霞赶紧翻书,一不小心,课本被打落在地,里面夹着的叶子一片片散在地上。同学们又是哄堂大笑。春霞胆怯地瞅瞅赵老师,弯腰去捡。先把书拿上桌子,又要去拾叶子时,没想到赵老师的一只大脚伸过来,狠狠地踩了几脚,那些叶子碎的碎了,脏的脏了,一派凌乱破碎的样子。春霞想哭,又怕同学们再次笑话,就闭上了眼睛,心想,我的叶子啊……
    就在叶子的飘落已经将操场角落的树坑添满的时候,学校里来了一位新老师,三年级以上由新老师教了。
    他很年轻,外地人,刚从大学毕业,白净的脸上稚气未脱,举手投足有一些特殊的气质。眼睛小,像是刻意有点眯缝,也许是读书太多的缘故。他穿一身蓝色的西装,洁白的衬衣。
    他站在讲台上,看着底下一双双好奇而精神的大眼睛,笑着介绍自己,大家好,我姓杨……说着,他转过身,从酒盒子剪成的粉笔盒儿里,捏起一小节粉笔,在黑板上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写下他的名字,说,我叫杨睿。
    多新鲜啊!同学们窃窃私语,嗡嗡声传来。平常,这五十多个人的小学校里,只有一个赵老师,大家称呼他都是只叫老师的,是不加上姓氏的。而这位新老师一来,竟然自报姓名,真是新奇。杨老师说话总是在笑,那双眼睛就更小了,却使同学们的陌生感迅速地降低了。杨老师接着就开始上课。按照课程表的安排,这是一节音乐课,杨老师问孩子们都会唱什么歌,干脆第一节课也不学新歌了,就开个合唱会吧。
    其实赵老师在以前也没有教大家什么歌,大家左右对眼,有的干脆低下了头,教室里鸦雀无声。杨老师明白了这些偏僻山村的孩子是没有音乐基础的,他并不着急,在黑板上写下国歌二字,以为有人肯定会唱的。可是低下头去的孩子更多了。杨老师说,你们星期一升旗的时候,难道不唱吗?底下一幅幅莫名其妙的表情。他昨天才来村里,住在村委,今天一早就来上课,也没顾上观察学校环境。杨老师走到窗户边,从一扇只有半面玻璃的窗户往外一望,只看到这个不大的、被好多棵树围拢的土场子里,只有风沙呼呼地刮过,一派黄沉沉的景象,场子的平坦和沙土竟能让他想起沙漠,哪有旗杆呀。
    这样吧,我教大家唱一首歌,相信你们一定很熟悉!
    杨老师说完,就又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字:隐形的翅膀。
    底下传来一阵惊叹声,显然有几个孩子在电视上听过这首很流行的歌曲。杨老师在心底为自己鼓掌,想不到第一天教学生唱歌,就唱流行歌。他又将歌词写在了黑板上。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一双双明亮的大眼睛透出兴奋,后来,大家跟着杨老师唱,几个孩子还是有点害羞,闭着嘴憋红了脸。春霞也张不开口,教室里徘徊着大家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整齐划一,挺好听的。杨老师教了两遍,笑着说,大家唱得都不错,可还是有几个人一直保持沉默,这时,春霞江苏癫痫病医院效果怎样与杨老师对视一眼,慌忙低下头,脸色通红。杨老师偏偏说了第三排那位穿粉色衣服的女生,来,给大家唱唱。全班又是大笑,都盯着春霞看。春霞慢腾腾站起来,低着头,下巴顶在胸口上,脸颊火烧火燎。杨老师说,可能有点害怕,来,我们大家鼓励一下她!说完,就是一阵热烈的鼓掌,同学们笑得更加灿烂了,春霞咬着下嘴唇,好像喉咙里哽着东西,一滴泪水滑出眼眶。杨老师说,请坐,可能还没有学会,我们再来学,这次可要张口哦。春霞害怕杨老师再次叫她站起来单独唱,终于在老师和同学的歌声里,微微张开了小嘴,哼出了声儿,那些哽着的东西也慢慢地像冬天的雪一般融化了,抬头望了一眼老师,发现老师也看着她,点了一下头,于是她心里突然涌起了勇敢的热浪,张大了嘴,唱起来: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
    春霞和杨花是好同学,好朋友。她们喜欢去后山上说悄悄话。中午吃完了饭,时间还早,两人就相约去后山,坐在小树林里一棵榆树下。蓝湛湛的天空里,有飞鸟留下的痕迹。秋天的林子是诗情画意的所在,这种美丽如同浓烈流苏,沉淀在发黄的宣纸上。眼前,脚下的落叶种类齐全,白桦叶,梧桐叶,银杏叶,栾树叶,桑叶,麻杆叶,柿叶,枫香叶……它们像是娇嫩的娃娃,微风一吹,就脱离了大树的干系,活泼泼翻卷着、腾跃着,享受着自由的到来。它们又有点儿老态龙钟,总是渴望能借着风的吹送,尽可能地飘远一些、飞高一些,多体验体验这种羽化登仙般的意境,可仍然由于自身重量无法媲美羽毛,而颓然地落在坡地上,投入了更多失志者的怀抱。春霞觉得坐在叶子中间就像是坐在麦香里,又如同妈妈的怀抱,都是那么温暖。春霞的父母去了新疆打工,她想他们了。杨花说,我也想我的妈妈。两人望眼欲穿,沉默了。后来杨花转移话题说,杨老师讲课你喜欢吗?春霞点点头,喜欢。杨花说,要是杨老师能一直给我们教课就好了。春霞说,是啊,我也希望。两人又开始采集落叶,她们商议将今天收集到的最漂亮的叶子送给杨老师。春霞说,杨老师如果不喜欢叶子怎么办?杨花说,肯定喜欢,就算不喜欢,也不会像赵老师那样给踩碎了的。
    杨花手里紧紧攥着的笔记本里夹着她们挑选了好半天的最完美的一片落叶。两人满足地往学校走去,准备一起送到杨老师的宿舍里。两人下山来,刚走到离学校不远的拐弯处,突然铃声敲响了。她们从来没有迟到过,慌忙跑起来。春霞在校门口不小心摔了一跤,杨花扶起了她,说,你没事吧。春霞嘴里咸咸的,用手一摸,血擦了一手。
    你俩怎么迟到了?赵老师走来,带着怒容道,女娃家也学着这么捣蛋!又想挨板子了?
    俩人不敢抬头。
    杨老师也从教室里走出来,迎过来说,赵老师,我来处理吧,你先去上课。
    李春霞,你脸磕破了,怎么那么不小心?杨老师说,你跟我来,杨花你就赶紧去上课。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杨花只得拿着夹有叶子的笔记本走向了教室。看来,这个礼物,今天是不能送给杨老师了。
    春霞惴惴地跟着杨老师去了他的宿舍。杨老师的宿舍也是办公室,在教室隔壁,原来是个储物室,前些天才收拾出来的。
    走进宿舍,杨老师从床板下拉出一个大的旅行箱,打开来,取出一小瓶类似红墨水的东西,用食指堵住瓶口一倒,再将沾在食指上的红液体往春霞脸上的伤口上涂抹。伤口有点疼,春霞疼痛的表情倒把杨老师惹笑了,他说,我还以为你是个文静的小姑娘呢,想不到也这么调皮。杨老师沾着液体,指尖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小雨点一般拍在伤口上,虽然有点疼,但心里却感到了温暖。不一会儿,涂完了,春霞的脸蛋上就像是爬着一只大号的瓢虫。杨老师说,以后小心一点,乖一点,这么心疼的女孩子脸上可不敢再受伤了。春霞眼眶里贮满了泪水,她趁杨老师不注意用衣袖一抹,心想,老师啊老师,不要误会我,我是一个乖女孩,是一个乖女孩……
    有一天杨老师突然说,我们今天上一节自然课,我希望大家都能制作自己的标本,这节课呢,我们要去外头上。大家问去哪?杨老师说,后山上。太好了!大家爆发一阵欢呼,教室的顶棚差点被掀翻。在操场里按照体育课的队型站好,杨老师告诉我们到了山上注意安全,不要乱跑,分成六个小组,每一小组选出一个小组长,监督大家。刚走出操场,赵老师走过来喝道,你们往哪跑?杨老师过去笑着解释,我让孩子们上一节自然课,要制作标本,就要上山去采集材料,也算是一次郊游吧,陶冶一下情操,教育要多方面发展嘛。赵老师说,万一出个问题怎么办,你年轻人做事情是有创意,但也要考虑后果。杨老师说,这个您就放心,带出来的都是高年级学生,而且我已经分好了组。赵老师的不同意也是无谓的,因为这个时候再不要想让学生们回教室去,大家的心已经先自飞到后山去了。赵老师摇摇头,一副生气的表情,拂袖离去。
    于是,那一天的下午,在一片红霞灿烂,枝影斑驳的后山小树林里,我们头一次上这种新奇的课。虽然杨老师强调秩序,但大家那天像是疯了一般,漫山地跑,后来杨老师也不管了,甚至加入了和我们一起疯玩的行列。我们还玩金雕能治癫痫病吗老鹰捉小鸡,杨老师扮作老鹰,在捉我们时不小心滑到了,有些同学上前去搀扶,却被杨老师捉住,说,哈哈,捉到了!同学们说耍赖,杨老师也不在乎,笑容一直没有从他和我们的脸上流失。那天的后山上热闹非凡,欢声笑语从来没有那样浓烈过。玩累了,大家采集标本,女孩子都挑选自认为最美丽的叶片,蹲在地上仔细地参照比对,而男孩子却捕捉了各种昆虫,蚂蚱,蛾子,蟋蟀,甲虫,金铃子,往铅笔盒里装。杨老师提醒男孩子说,益虫千万不要拿来做标本,否则作业就是不及格的。
    杨老师看到女生手里的落叶,默默地想,叶子在春天出生,点点绿意,小巧可爱,到夏天繁茂开来,澎湃着昂扬的激情,俘虏着热情的活力,浓浓密密,冠盖无常。可是一到秋天这生命的隘口,渐渐枯萎、干涸,皮肤衰老,失却了绿色的风采,转化为成熟的姿态。叶子最终难逃离开枝头的命运,这是冥冥天意,也是自然顺意,更是一种悲壮之美意。它蜷缩成一团,身体残破,再也无法回复昔日光华,于是自愿离家,用最后的生命遨游一番,不再丑陋,却是升华。出生、长大、美丽、成熟,枯萎、飞腾、终于跌落于地,零落成泥碾作尘,变成滋育下一代的肥料,托付无谓而有形的生命力,这就是叶子的一生。叶子是美丽的,也是伟大的。
    第二天,大家按照杨老师的吩咐,每人找一张硬纸板,将自己采集的标本粘上去,并且签上自己的名字。杨老师鼓励我们用个性签名,大家都不懂什么是个性签名,他就在黑板上用很夸张另类却很特别的字体写了自己的名字,说,我这是连体字,就是中间这一横杠两个字都要用到,像是一根棍子将汉字穿在一起,你们也可以试试写自己的名字;还有一种方法,可以先用钢笔写名字,然后用铅笔或其他颜色的笔描上去;或者大字套小字;或者上下写;或者一笔连字,在画个圈儿圈起来……。每个人的标本上都写了个性签名,杨老师说这个作业不收,做好就放在桌上他检查。杨老师一个一个地看,几乎夸奖了每一个孩子,做得棒,写得好。当杨老师走到春霞桌前,拿起了她的标本,仔细地看,并伸出大拇指对她说做得太好了时,春霞满心欢喜,激动不已,高兴地差点从板凳上跳起来。她多么希望杨老师将这次作业能收上去,再也不要发下来,那样,他就可以永远地拿着春霞的标本了,因为它就是迟到那天挑的那片完美的叶子,本来就是春霞和杨花要送给老师的礼物。
    杨老师打水不方便,学校离自来水管有一段距离。可是,杨老师的水桶在他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早已装满了清凌凌的水了。男同学们抢着帮他去提水,孩子们力气小,五六个孩子两个两个轮换着提,即使一路上将小手勒红,裤子打湿,也心甘情愿。他们每天从家里给杨老师带来新鲜蔬菜,带来的太多,有的吃不上就放烂了。还有的女生将削好了皮,洗干净,切好了的洋芋放在案板上,只等杨老师直接下锅开炒。这些都令杨老师感动不已,有好几次晚上睡在风声呼啸的简陋房里,黑暗中,不知不觉流下了热泪。
    春霞和其他孩子一样,在这段日子里感受到了喜悦和温暖,她对杨老师和那奇特有趣的讲课方式充满了尊敬和喜爱。这也促使她更加热爱学习,热爱生活了。周末的一天,春霞有一道数学题不会,爷爷说饭快做好了,可春霞等不及,她跑去杨老师宿舍问题。在宿舍外面,她听到里面有两个声音在说话。一个是杨老师,一个是陌生女人的声音。
    杨老师说,我的事你们不用操心!
    女人气愤地说,你怎么那么犟,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条件,能住得下去吗?
    杨老师说,妈,你放心,我在这里挺好的,这里比我想象的条件都好,也通公路,村长,赵老师和村民都对我很好,最重要的是,这些孩子们很懂事,我看到他们就很开心。
    女人打断说,不行!你不能在这里受罪!当初你毕业时我和你爸去你大舅那里说得好好的,税务局的工作基本上都定下来了,你不听劝,非要自己闯,跑到这么个穷沟沟里来,你能吃苦,但你是我儿子,我还看不下去呢!你让我们邻居同事笑话我,说你不是我亲生的吗?
    杨老师继续解释说,妈,人各有志,我一心就想当教师,这次能来农村山区服务教育,总算实现了梦想,你就让我圆了这个梦吧。
    女人反驳说,你是受了电视的害了,电视上那些什么模范英雄的,你以为天下有几个?你胸怀大志,是不是我和你爸就是鼠目寸光,只知道一己之私?你要明白你首先是我们的儿子,我们都是为你好。快收拾东西,车在村外停着呢,不要浪费时间。
    杨老师坚决地说,我不走!只要我工作做得好,得到学生的认可,县教育局不让我走,谁都别想让我走。
    女人叹了口气说,你多会学着这么犟,你大舅那边岗位说好了不等人!我最后问你,你走不走?
    杨老师还是说,不走。
    这时,村长和赵老师并肩从远处走了过来,偷听谈话的春霞赶紧绕到柴垛后面,拐了两个弯子,顺着另一条道儿回家了。在路上她想,老师会走么?她不希望杨老师被他母亲带走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最好,如果第二天全班同学突然见不到杨老师和蔼的面孔了,那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到家里爷爷刚做好了洋芋饭,喊着春霞吃,春霞也没回话,放下书本,转身出了前门。她来到杨花家,看到杨花正在院子里喂鸡。春霞告诉杨花自己偷听到的一切。这可怎么办?两人焦急不已,心里惊慌慌,急燎燎地往学校方向跑去。路上碰到背着框篮刚从沟里割了草回来的马阳,说了情况,马阳还没顾得上回家,就跟在二人后面跑,框里的干草颠颠晃晃地撒出来,谁家的牲口跟在后面吃了一路。正洗衣服的赵甜看到她们跑,停下搓衣服的手,得知了这消息后,也跟了上来,手上还沾满了肥皂泡沫,白得就像天上的云絮。后来,大约二十个同学一窝蜂地跑到学校附近,远远看到村长和赵老师站在杨老师宿舍门口抽烟寒暄,大家平时都怕他们,没人敢上前去。大家说怎么办?春霞说,杨老师可能会坐村口的车走,我们去那里等。马阳说,好,只要老师坐不上车,就不会走了。于是大家站在村口公路边上的矮坡子上,那辆黑色桑塔纳,铁老虎,在每个人的眼前,呆呆的,定定的,仿佛平静里孕育着危险,是要带走亲爱的杨老师的嫌疑犯,是阻断欢笑和梦想的鬼门关。小车里的司机躺平了打盹儿,根本没有注意到孩子们。二十个人,脸蛋红红,四十个小苹果。二十个人,眼神炯炯,四十颗黑葡萄。二十个人,心儿惴惴,四十只小鼓咚咚。如果有一个心灵探测器,窥测到孩子们的内心声音,肯定会得出异口同声的呼喊:不要带走我们的杨老师……
    村子里有几家子炊烟升腾了。有的家长来领孩子回家,可孩子就是不肯动弹。家长说,这小轿车你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看的。
    这时,村路上走过来人了,大家仔细一看,是两个,一男一女。女的是杨老师的母亲,男的是村长。村长叼着烟,瞅到不远处的娃娃们,破口骂道,你们这些兔崽子没处玩吗?偏要在路上玩,万一出车祸怎么办?杨老师的母亲说,这些都是我儿子的学生吗?村长点点头笑道,都是。杨老师的母亲从左到右扫视了一眼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直愣愣站成一排,如同一道参差的人墙的孩子们,心里一凛,想说什么话却说不出,随即叹了口气,拉开了车门。
    小车从盘山公路离去,越走越远,变成黑豆,最后翻过了远山的脊梁,消失了。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继而,不约而同,一齐笑了起来。他们也没有说话,一个个心照不宣,笑靥如花,又往村子里疯跑而去。村长摇摇头说,这些碎娃娃。
    大家跑上了高坡塬,眺望学校。春霞说,你们看,那不是杨老师吗,他蹲在办公室门口剥蒜。太好了,杨老师没有走,他还给我们教课。太好了!
    第二天,杨老师依旧带着标志性的微笑站在了讲台上,他说,我们今天上一节美术课,内容是制作画报。说着,将自己做好的画报展示出来,标题是四个不同颜色的大字我爱祖国,画了几个红着小脸蛋,穿花衣服的小学生站在旗杆下升国旗,美丽的校园里绿树成荫,花朵艳丽,落英缤纷。旗杆上的五星红旗,红得耀眼,缎子一般在微风中招展。杨老师说,这种白纸呢,大家可能没有,我正好托了个村民去镇上给买来了,不过只有十张,水彩笔买了五盒,我们分成十个小组,每个小组办一张画报,两个小组共用一盒水彩笔。接下来,大家按照老师分的组,做起了画报。春霞和杨花这一组做的主题是美丽的秋天,大家画了太阳,白云,树木,落叶,高山,草地,小河,房屋……春霞在最后又画了一条路,她用黄土地颜色的水彩笔,将一条小路画到天边。路很平坦,两旁开着五颜六色的小野花。春霞说,你们知道吗,这条路就是我们去外地打工的爸爸妈妈回家的路。几个孩子一愣,然后都点点头,眼里略过思念的淡淡忧愁,每人拿起一支水彩笔,在小路边上画了一朵小花。他们画得那么仔细,那么认真,那么美丽,彷佛明天早上一觉醒来,爸爸妈妈就能从这条小路走到家里来,亲亲自己的小脸蛋。
    一个星期之后的一天,上第一节课了。杨老师走进了教室,将课本和教案放在桌上,望着我们,没有像往常那样微笑。他的表情难掩失落。春霞感到很奇怪,而且透过杨老师的眼睛发现里面有一股痛楚,可他还是极力装作无事一样。他站在讲台上,没有说上课的内容,却去取粉笔,粉笔盒被他慌乱地打翻,粉笔撒在了地上和第一排同学的桌子上,两个同学帮着他捡取粉笔。将粉笔全部放进了纸盒,他站起来,黯然地低声说,同学们,我们今天,上音乐课……
    大家在底下窃窃私语,杨老师怎么了?昨天下午不是说早上上语文吗,第一节也从来没有上过音乐课啊?春霞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一种不安和焦虑的感觉袭来。老师心里一定有事,难道,他要,走了?
    杨老师想起来今天没给同学们微笑,赶紧勉强地挤出一个笑脸,声音略微颤抖地说,在教新歌以前,我们先唱一首旧歌热热嗓子,来,我给大家起个头: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唱!
    底下没有人作声。教室里安静至极。
    怎么不唱?你们不听我的话了吗?!杨老师说着,眼角突然就溢出一滴泪,赶紧转过身迅速擦掉,说,我再起一遍: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唱!
全国癫痫病治疗专科哪家好     依然没有人唱出来。杨花突然“哇”一声哭了出来。几个人也呜呜地抹着泪。教室里,笼罩着一层惨淡的愁云。
    对不起,同学们,我要走了。杨老师红着眼睛坦白地说,我只是,只是想让你们最后送我一首歌……
    杨老师哽咽着说不出话了,眼泪飞泻,当着大家的面儿,用手指擦泪,挣扎着高声喊道:大家唱啊!
    底下一片哭声,泪眼朦胧,哪里能唱得出歌。
    杨老师又说,那我们一起唱,每一次,都在——
    刚唱了这五个字,他再也忍不住了,突然转身往教室门外跑去。
    同学们一下子涌出了教室,挤进了杨老师的宿舍里,一个个擦着眼泪,站在那里。
    原来,杨老师的被窝和行李都已经捆扎好了,放在床板上。他靠着窗框,强颜笑容,轻声说,那些蔬菜都没吃完,你们拿回家去吧,不要放坏了。孩子们,没有我,你们还是要好好学习,将来,将来建设我们可爱的家乡。
    说完,毅然背起了行李,要往外走。
    春霞拽住了行李,其他的同学也纷纷来拽。
    杨老师没有办法,只好说,村外车等着呢,你们不要拉了,就送送我吧。
    僵持了好长时间,村长也来了,在村长的喝斥下,孩子们终于丢开了行李,让杨老师走出了学校。走过了沟沟坎坎,劳动着的村民们见到自家娃簇拥着杨老师往村外走,也没有叫住自家娃,又各忙各的去了。这支队伍是那天村子里最美丽而悲伤的风景,也成了好多人生命里最美丽而悲伤的回忆。
    公路就在不远处,像一条银白色的带子,又像一把锐利的长刀。
    春霞问道,杨老师,你为啥走呢?
    杨老师说,是教育局调动的。
    春霞说,你才来,就调动啊,凭啥?
    几个同学也叽叽喳喳说,是啊,为啥?凭啥?杨花说,怎么不把赵老师调走啊?!
    杨老师解释道,哎,是我教得不好,教育局说有人反映我天天跟学生们玩耍。
    春霞心想,是有几个爱拌嘴的老头老婆子说过这种话,他们见不惯杨老师新奇的讲课形式,思维还停留在封建时代,这些人真是令人生厌。他们也不问问孩子们喜不喜欢杨老师,就按照自己的旧观念去瞎反映,他们的心胸真是狭窄极了。
    临上车时,村长握住了杨老师的手说,感谢你能来我们这个山村里,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你保重,以后闲下来了就来看看。
    赵老师也赶了来,对他说,我虽然对你的讲课多少有点意见,但想了想你也是创新,也是为了学生娃娃,还是谢谢你。
    杨老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我的工资发了,不多,这点钱你们拿着,给学校里安上一根旗杆,以后就能升国旗了。这也是我的心愿,你们一定要帮我实现。
    村长和赵老师接过了钱,心里很感激,连连道谢,说你下次来时一定远远地就能看见国旗飘在旗杆上了。然后村长对孩子们喊,你们这些瓜娃,还愣着干啥,快给老师说再见。
    一声声告别响彻了山谷,久久回荡。杨老师,再见——
    几年后,杨老师已经不叫杨老师了,应该叫杨科长,他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当天的报纸。自从当年离开了村子,自己先是在县城里的中学教了几天,就被调到了县上的财务部门,后来又调到了市里。他不能违背组织上的安排,这是在大学期间就入党的他看来天经地义的事情。他给那个县上的教育局打过电话,询问当年是谁反映他的问题的?电话里说,村民都没文化,哪里懂得反映,赵老师那时候倒是来过一次教育局办事,只述说了你在那里的工作实景,而且说了好多夸赞你的话,说你不畏艰苦,锐意进取,讲课方式有创新,与时俱进。他还想追问,既然不是村里人反映的,那是谁呢?电话里一笑,说,你是个聪明人,自己想吧。
    杨科长看着一道阳光射进来,灰尘在眼前漂浮,粒粒点点。他放下报纸,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拉开了窗子,一阵凉风吹来,好不惬意。这时,有一片不知名的叶子也跳着舞蹈,缓缓地飘了进来。他从脚下捡起,仔细地看,叶子黄绿交杂,脉络清晰,左右对称,完美无缺。自语道,多美的叶子。然后又想,这个大院里没有树木啊,这叶子是哪里来的?是从远处的山坡上飞来的?会飞的话,应该有翅膀,翅膀在哪里呢?
    突然,回忆的闸门适时打开,那些鲜活清晰的画面跳跃而来,自己已是热泪盈眶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