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母爱润心细无声(6)-[都市小说]

时间:2021-01-09来源:原创文学网

  文/平安果

  接到海鹰晕倒的消息,董一帆火速赶到医院,看到躲在墙角因害怕而哭泣的囡囡,董一帆忍着伤痛上前安慰囡囡:“孩子,没事的,别太担心了,***妈会醒过来的,你看有这么多医生,护士呢,别害怕,叔叔在这陪你。”虽然自己也紧张的手心冒汗。

  大家都紧张地目不转睛地盯着抢救室上面的红灯,好似等了几个世纪,抢救室上面的红灯终于熄灭了,医生,护士陆陆续续走出来,董一帆拉着囡囡的手紧张的走到医生面前,主治医生问道:“谁是着病人的监护人?”董一帆看了看紧张的囡囡:“我,我是这病人的监护人。”

  “是肺水肿,先把肺里的水抽出来了,伴随着心脏有点早搏,病人的情况不是很好,不能过于激动。”

  “只要治陕西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疗了肺水肿,心脏就会恢复健康吗?”

  “这个嘛,先一边做治疗。一边再看看情况吧。”听到 这个消息,大家稍稍放下心来。

  把海鹰推入监护病房,海鹰还是一直昏迷着:

  一个个子小小,瘦瘦的女孩正趴在一个木桌上专心致志地写作业,忽然听到一声吼叫:“你这个野种,拖油瓶,竟然还在写作业?没长眼睛?看不到羊已经没草吃了,赶紧给老子割草去!”话音未落,一条皮带就像雨点落在女孩的手上,女孩慌忙扔下手中的铅笔,捂住发痛的手背,睁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怯怯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喝的醉醺醺,站也站不稳的男人,没有争辩,小心翼翼地从醉汉身旁磨开,不顾手的疼痛,一把抓住屋角的草篮子和镰刀,一路小跑冲出家门,好像如果再跑慢点,那皮带会再次落到自天津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己身上。

  一脸的委屈,满脸的泪水,挎着草篮子,抚摸已经红肿的手背,低着头走在乡间的土路上,突然,抬头看到前面有一群玩摔泥巴的男孩子,女孩想躲开走另一条小路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男孩子们看到女孩,一哄而上,“你这个小野种,干嘛去?”他们手里握着泥巴,用袖筒拐着流到嘴巴边上的鼻涕。

  “哈哈,她割草去,你的傻瓜妈妈呢?怎么没跟着你?”

  女孩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这帮脏兮兮的坏孩子,发疯似的突然冲上去,一把抓住领头的孩子的耳朵,使劲的拧着:“叫你再说,叫你再说,你才是野种,我不是!”另一只手去挠他的脸。那帮孩子看到这种情况,都往女孩身上扔泥巴,吐吐沫大声叫嚷着:“野种打人了,野种打人了,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找她家人去,让她那个醉汉爸爸打死她.......”

  在那个低矮的院墙里传来:“你家的那个小野种,把我家宝贝挠成这样,脸破相了怎么办,耳朵要拧聋了,你们赔的起吗?”

  女孩 倔强的说:“是他先骂我的。”话音刚落,皮带 再次落在身上,:“叫你嘴硬,打了人还嘴硬,让你去割草,你却给我惹麻烦,白养你了,竟给老子添堵。”傻妈妈大叫着护着女孩,那皮带还是不分地方的挥来........

  “妈妈,抱抱我,”傻妈妈紧紧的抱着女孩。

  “妈妈,我疼”傻妈妈弯下身子,把自己的脸贴在女孩的小脸上,用自己的脸擦干女孩脸上的泪水,当她抬起头的时候脸上依然挂着那种傻傻的笑。

  “妈妈,他们为什么老叫晚上熟睡后抽搐我野种,叫我拖油瓶?”女孩一边用手抹眼泪,一边扭头望着妈妈。

  妈妈傻笑着:“你是我的,我的!”

  “妈妈,我很疼。”女孩再也忍不住,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并轻轻地呻吟着。

  傻妈妈一边给女孩擦眼泪,一边说:“我的孩子。”

  后来,女孩终于在妈妈的怀里闭着眼睛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珠,不知过了多久,女孩从梦中疼醒了,她叫了一声“妈妈”就轻轻抽泣起来。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