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雪国狼王读后感800字雪国读后感600字

时间:2020-10-19来源:原创文学网

暑假,我认真地读完了沈石溪著的《雪国狼王》这本书,书中一共讲了八个故事,我不禁被书中一个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深深吸引着,我的心灵也受到了一次次震撼。其中,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且让我久久不能平静的故事是《雪国狼王》。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只狼狗叫巴尔托,它是狼和狗结合的孩子,它从小生活在狼群,凭借自己的勇敢当上了狼王,当它妈妈要回归雪橇犬的队伍时,它放弃了王位跟随母亲来到人类生活。在1925年1月罗摩镇流行了一次白喉瘟疫。为了给人治好这种病,病人只能尽快注射血清才有救。有血清的地方在巴尔托所住的小镇,从它家到罗摩镇要一千多公里。巴尔托接受了运血清的任务。途中,巴尔托的脚掌裂开了一道道血口,一步一个血印在暴风雪中前行,这时一群狼来帮助巴尔托到达了目的地,救助了近百个孩子的生命。在纽约的中央公园里,还特地为它立起了一尊拉着雪橇的狼狗的精美铜像。

阅读的过程中,我心一次次被震撼,居然动物可以这么奋不顾身,投入这一场抢救生命的大军之中,这就是团结的力量啊!舍命救人的场景,感天动地,这是动物们至情至性的本能与反应,他们真挚美好的情感一次次地震撼着我的心灵,我被这书中巴尔托及狼群所作文做的一幕震撼着。在我的眼里,狼就是凶狠,残忍,冷血,忘恩负义的代名词。可是这个故事却颠覆了长久以来,狼在我心中的形象,它们也有如人类的情感,它们坚强勇敢,它们听从主人的召唤,全心全意为主人服务,不惜一切代价。就像故事中的忠实的巴尔托,其实动物身上的情感更加让人为之动容。

读着《狼王的故事》我感到紧张刺激,在寓意深刻的故事中,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我在巴尔托和狼群的交流中体会到了温情,在它争夺狼王的角斗中看到了无畏和勇猛的气概,在它奋不顾身拼死完成救援任务的行动中凸显了动物勇敢和忠贞的精神。

掩卷沉思:如果让我是去完成任务,我会怎么做?我都不敢想这个问题,这是多么令人汗颜的假设啊!我还不如动物。生活当中有很多的困难,我却不具备像巴尔托不怕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

看完沈石溪的《雪国狼王》,我感受到动物身上有许多可贵的品质。动物对人类表现出的是自发的、纯朴的感情,而我们也可以从它们那里感悟到许多做人的道理。在我们的学习和生活中,同样会遇到许多艰难险阻,我们只有发扬不怕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认真对待、全力以赴才能达到预定的目标。巴尔托是屹立在我心目中的一尊精美的铜像。

她是雪,却妄想从雪中生出一团火焰,照亮雪的世界,温暖雪的心灵。

——题记

她是艺伎,连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颜色,痴情地爱着有妻室儿女、坐食祖产的岛村,她大度,冰雪聪明,尽管她多么渴望自己有一天穿上婚纱,被岛村明媒正娶,但她还是隐忍着说:“下一次,带您太太也来温泉浴池吧!我也是可以欢迎的。”

她是火焰,在雪的覆盖下激烈地窜着火苗,她为报自己的恩人,救治恩人的儿子行男去当艺伎,她读各式各样的外国文学,记了厚厚的日记,努力学习三弦琴,她一直、一直在挣脱现实的生活,当岛村摇头看着她的日记说:“都是徒劳吧。”她只是淡淡地回:“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徒劳呢。”

她敢爱、敢舍,却仿佛永远得不到幸福,岛村懦弱、空虚,正作文是她无法得到幸福的根源,她就像白娘子,痴痴地渴望平凡而又幸福的生活,却终究让人给负了。

她是天上的银河,是银河中的星星,有岛村难以企及的美丽,她将自己一切最纯粹的东西展现给岛村,她深沉地爱,不求回报,甚至,在岛村偷偷准备离别时,她只呆呆地望着,跳到正在行驶的汽车上,脸贴着冰冷的窗户,喊:“喂!你去哪儿?”宁夏去哪里能治好癫痫病

也许,这就是两个人天上地下的感情,就是两个人对待生命,对待生活截然不同的态度。

假如有一天,岛村不再是书中的岛村,驹子不再是当艺伎的驹子。他们的爱情会继续吗?

我想不会,岛村依旧那么索然无味,而驹子,依旧热情似火。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本就是眼中两个不一样的雪国,一个活成的枯树,一个活成了明灯。

其实一向以来我对日本的很多东西都是很反感的。其中的原因自不用说。但是当我看到日本著名的作家川端康成写的散文临终的眼时,给我极大的震撼。之后我明白了他的小说雪国。

川端康成自小成为孤儿,历尽人世沧桑和炎凉世态,养成了一种孤独沉默的性格,对于世事采取漠然的态度。为此,他早期作品,如《伊豆舞女》和《招魂祭典一景》等,还蕴含着对下层妇女的同情,在必须程度上反映了某些社会现象

雪国这本书买了后,看了好几遍,看完之后,我问自己,看完后自己有何感觉,我告诉自己,没有感觉。是的,看完之后,心底没有留下几个个性印象深刻的人物和与之发生的事情。但是唯一觉得的就是作者细致的景物描述。犹如,电影画面中那些唯美的影象,人已经不是关键的因素。他们都是一些带你走如画面的线索而已其实,那里边有很多关于日本一些极具地方特色的地方风土人情描述。反而,让我想起了简爱中,对于那个阴郁的阴天的描述,低矮的旧式城堡,有着阴霾的天,自己一个人躲在小房间窗帘的后面看这书,那个时候看着这一段的时候,只是觉得那个景物和人物的情绪完全融合在一齐了。

川端康成的《雪国》凝聚着作者十二年的心血,《雪国》中的每一个意象都有着丰富的寓意和象征。作品中作者着力描述的无声的雪国在作品中是一个重要的自然主角,雪国四季的自然景色魔术般地衬托了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雪”的洁白是日本美学观念的体现,日本传统美的象征,而“雪国”则是川端为其营造的最后一块栖身的净土。雪国的晶莹剔透、丰富多彩也象征着有过灿烂文化的日本;叶子象征着作者的终极理念,99,在那里体现为日本传统。和叶子一样,行男也隐喻了传统的日本文化,行男和叶子是一体的。行男这个名字暗示着作者对渐渐离去的日本传统的哀悼,叶子生命的终结也寓意着作者对日本传统文化可能消亡的命运的深沉担忧。岛村象征着外来文化对日本文化的窥探和关照,实为西方礼貌的隐喻。在驹子火一般的感情、叶子“内在生命在变形”的死亡、雪国魔力的感动下,他仿佛置身于银河中的灵魂最终受到了深深的浸润,这也象征着日本文化对外来文化的感化力量;驹子有着双重的身份,象征着应对外来文化压力时无力的传统维护者,是作者的化身;同时也隐喻作者在理解外来文化时的矛盾和复杂的情绪。

作家以富于抒情色彩的优美笔致,描绘年轻艺妓的身姿体态和音容笑貌。并巧妙地用雪国独特的景致加以烘托,创造出美不胜收的情趣和境界,使人受到强烈的感染。而看雪国的时候,其实,情绪是安静的。因为没有个性大的人物矛盾冲突,所以没有了情绪的起伏。就如同一个人在静静的欣赏着那一方的雪景。从作品,偷窥作家,直觉告诉我,那必须是一个有着对纯美的东西有种偏执的人。一个人总是在现实和精神上游走,对于驹子。他描述了很多,但是印象反而没有对叶子的印象深刻。虽然,倔强的叶子只是在开头和结尾中出现。但是第一次的出现如果以纯美来形容的话。那么,最后一次的从二楼跌落时候,那个场景能够用凄美来形容,但是那一次的跌落就像个慢镜头,段落不多,却给人印象深刻!

《雪国》讲述了一个研究舞蹈的纨绔子弟岛村来到多雪的上越温泉旅馆,与当地的艺妓驹子结识并发生关系。驹子能弹得一手好三弦并且能跳美丽的舞蹈。于是她和岛村之莱芜哪治疗癫痫靠谱,医院要这样选间有许多共同的话题。虽然他们之间是主客的关系,但是驹子认为岛村是一个充满学识、待人真诚的人,于是两人之间产生了浪漫的感情故事。

然而,岛村第二次去温泉旅馆时,在火车上遇见了一位眼睛明亮的漂亮女孩,这位女孩在照顾一位生病的男子。岛村对这女孩印象很好。之后岛村得知这女孩名叫叶子,是驹子师傅家的人。而被照顾的男子名叫行男,是驹子师傅的儿子。师傅曾有意给行男和驹子订婚。然而驹子最后却为了给行男赚医药费而流落为艺妓。

叶子最后从二楼坠楼身亡,驹子抱着叶子的身体被包围在人群中。而岛村此刻却并无大惊大悲,只是略表同情而已。

小说中,岛村其实是一个内心极其孤独的人。虽然研究日本及欧洲的舞蹈,但其实并无多大成就,没有固定的职业。他每年都会去雪国旅游,会面驹子。他与驹子在相处过程中已成为了相知相许的知音。虽然岛村对驹子未有任何承诺,甚至在离开时都未告诉驹子何时才能回来,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是极其真挚的。这种感情,也许只有寂寞的人才懂。岛村是寂寞的,而驹子也是寂寞的。岛村的这种寂寞又使他成为一个多情的人。在第二次去雪国的火车上,岛村遇到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叶子,当时叶子正精心照顾行男,岛村一下子就被这位女子吸引住了,他认为叶子是一位有情有意之人,他从叶子的言行举止中认为该女子必须是个姑娘,一位姑娘能对一个男子这样尽心尽力的照顾,这样的深情让岛村感动。在火车上,岛村一向在镜子中观看叶子的眼睛。并且作者极力描述窗外的景色,在景物的衬托下,叶子的眼眸变得更加明亮美丽。从此处看,作者既描绘出了雪国的美丽,又写出了岛村对叶子的一见钟情。岛村也是一个对生命看得极其透彻之人。在最后,叶子从二楼下坠,岛村没有表现出大惊大悲,而是略表同情,这与之前岛村对叶子的感情是矛盾的。岛村认为万物都有其归宿,每个人都应理解自己的命运。这显然与作者自身的思想有关,岛村即是作者的化身。川端康成自小父母双亡,而身边的亲人又一个个离自己远去,使川端康成内心孤寂郁闷,川端康成的思想逐渐转化为佛教思想,对生命有一番自己的理解。

驹子是一个有情有意之人,在小说中,虽然处处表现驹子对人的冷淡。如驹子不愿意在岛村面前提起叶子,不愿意过多透露自己的身世。在叶子赶往火车站告诉为岛村送行的驹子,行男快要不行的时候,驹子坚持要送客人,并且告诉岛村,她不想见行男,不想看一个将死之人。然而,驹子的内心是火热的,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为了报恩,驹子为了医治行男沦为艺妓的这份勇气令人敬佩不已。在与岛村相处的过程中,驹子所流露的真情也令人感动。并且驹子虽不愿提起叶子,却也十分关心她。小说最后叶子坠楼身亡,驹子跑过去抱起她这一幕场景尤为感人。驹子爱记日记,她把自己所有的真实想法都记录在日记本上。岛村曾说她都是徒劳而已,她笑着无所谓地承认这是徒劳,然而并未终止。驹子对岛村是十分信任并且敬佩的。驹子愿意把日记本给他看,就是把真心付与岛村。这样一个内心感情热烈的女子,实在与艺妓二字相差甚远。

小说对叶子的描述不是很多,但是也能够看出叶子是一个有情有意之人。在火车上,叶子对行男照顾得无微不至,行男死后,叶子每一天都会给他上坟。此外,叶子十分关心在铁路上工作的弟弟,要人多照顾她弟弟。并且叶子是一个十分规矩之人,她只管自己的事,但是问不该过问之事。如火车上,叶子未曾发现有一双眼睛已观察她很长时间。在替驹子送信给岛村的时候,也未曾过问什么。而岛村对她的关心,她也未曾察觉。叶子的内心世界是十分狭小且单纯的。其实驹子也曾如此,只但是经历的事情多了,生活便有了很多的无奈。

《雪国》的作者川端康成自幼遭遇不幸,生活经历复杂,于是作武汉看癫痫病医院有几家品往往有很深刻的内涵,表达了作者很深厚的思想感情。《雪国》无较多的故事情节,重在描述人物内心的情感。它所写的男女之情一方面描述了封建社会残留下来的落后的卖淫制度,表现了作者消极的人生态度。一方面又表达了作者对妇女的同情,描绘了她们纯洁的内心世界。于是,作品是具有深刻的鉴赏好处的。

《雪国》是川端康成的代表作之一。它讲述了一个坐享祖业的男子岛村在旅行中与艺妓驹子和一向处于圣洁状态的女孩叶子的故事。两个女孩,一现实,一虚幻;一热烈似火,一清冷似冰;一如夏花绚烂,一如秋叶静美。她们性格设定的明显差异,以及一男两女的情节模式,很容易让人想到张爱玲的名作《红玫瑰与白玫瑰》。

驹子在与岛村的关系中,一向是居于主动地位的。或许从一开始,当岛村以谈话者的姿态进入的时候,她内心就已经情愫暗生了。他们的相见只能一年一次。于是驹子相当珍惜见面的机会。她陪宴也好,醉酒也罢,都不忘几乎每一天去见岛村,哪怕为了躲着人得从偏僻的山路行走、得藏进壁炉里,哪怕她嘴里总说大概没时间过来,哪怕每次只能匆匆来又匆匆别过。她是爱岛村的,即使明白这样的爱无法改变他的过客身份。这样激烈的感情与娇蕊类似。在张爱玲笔下,这是一位可爱的、妖冶的、声名不好的甚至有些放荡的女人。她出场时是王太太,有富裕的老公,和安逸的生活。但在跟振保相处的日子里,或者是由性生爱,或者是日久生情,她竟然爱上了他。她跟老公摊牌,说要离婚,即使最后没能跟振保在一齐,也结束了这段婚姻;她在振保晕睡时在他病床前哭,在他醒来时默默走掉。某种好处上,这次她用了真心。就如她最后成了朱太太抱着自己的儿子在电车上跟振保相遇的时候说的,他教会了她很多原以为生命里不存在的东西。

这两个女人都对自己的爱人有期盼而无要求,爱得直接纯粹。但这样的感情是有前提的。对于驹子来说,且不说行男是不是她为了救助而甘为艺妓的未婚夫,行男的行将就木之驱和最后的死亡使得她完全能够自由地爱岛村,能够几乎无顾忌地表达。而娇蕊与振保的爱更是萌生在娇蕊的丈夫出差去新加坡的这段男性空缺的时期。这期间的娇蕊是相对自由的。而且,她有夫之妇的身份为振保带给了足够强大的安全感和说服自己跟她偷情的重要理由。这几乎能够说是这场红玫瑰之恋发生的先决条件。很难说振保是否爱上了娇蕊,但是这至少是让他难以忘怀的一个女人。而岛村大概是喜欢驹子的,因为她的洁净。这是川端康成反复强调的最初的情感动因。经常被引用的一句话是女人给人的印象洁净得出奇,甚至令人想到她的脚趾弯里大概也是干净的。以严寒的雪国和极度难得的绉丝作为象征性的衬托,除了与日本向往冷寂的艺术追求相关外,或许也是为了凸显驹子虽是艺妓却有着不一般的净。

川端康成是借雪国这样一个旅行的时空,展示了一场纯粹的爱恋。而张爱玲是在平常生活的裂缝中,安插了这样的故事。《雪国》有强烈的非现实主义的色彩,岛根的形象很弱。只是在行文间隐约提到,他家境大概不错,在东京有家庭,懂些艺术。如此淡化的男性形象,使人觉得,他的被创作似乎就是为了与驹子的相遇和相爱。作者只但是借了他的眼睛和心,未曾想赋于他太重太多的东西。而振保是普遍好处上的好男人,他的形象很充实。英国留学归来,不错的工作,家里有弟弟有母亲。男性形象的差异性不好生硬比较,但这样的设置使得《雪国》有些类似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游仙题材,是存在于异空间的想象;而《红玫瑰与白玫瑰》便不得不堕入繁重的尘世生活当中,无处超脱,无法自拔。前者的结局是上扬梦幻的,而后者只能肉身沉重。这能够从叶子和烟鹂的形象分析中见出端倪。

叶子在《雪国》中一向是有些虚幻的存在,她若隐若现,却承担了岛村心目中近乎女神的形象和整篇为什么会得癫疯病?文本中悬念冲突的集中体现。她是谁她是关心她弟弟的姐姐,或者似乎是将行男照顾得无微不至、旁若无人的情人,亦或者还是与驹子不甚交好的情敌。但同时,她柔弱,她有着好听的声线,她痴心,她不是艺妓。她每次都在岛村的视野中飘然而过,愁情满怀,欲语未尽。如果说驹子还是可感有触的女人,那么她只能尽似于仙,或者更确切地说,尤物。不只是岛根对她有很多疑问,读者也是。而这些疑云,随着作者对她向善、向美这两个维度的描绘直接有些失真却又确切地成全了她的神性。这就似乎注定了她不能跟着岛村去东京,她只能逝去,因为有神性的东西总是不能融于世俗的。所以她丧命了,在一场火灾中。对她生命终结的场景的描述显得凄美悲壮,女人的身体,在空中挺成水平的姿式,叶子落下来的二楼临时看台上,斜着掉下来两三根架子上的木头,打在叶子的脸上,燃烧起来。叶子紧闭着那双迷人的美丽眼睛,突出下巴颏儿,伸长了脖颈。火光在她那张惨白的脸上摇曳着。而需要注意的是,应对这样的死亡,川端康成用了这样的描述不知为什么,岛根总觉得叶子并没有死。她内在的生命在变形,变成另一种东西。川端康成有着与文本中岛村相似的经历,且不说在岛村身上有着多少主体投射,川端康成就是借岛村的感觉告诉读者,她并没有死。那她变成什么了呢或者蚕,或者仙,大概是随着神性飞升了吧。她本就是叶子,本就该长存着,就算以飘零的姿态。

而作为振保的妻子在的烟鹂相对于叶子的精彩来说,就显得相当淡漠了。()如果说以叶子作白玫瑰是突出其圣洁的话,那么烟鹂的白就只能是扁平、单调。虽然张爱玲在开篇就说,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普通人向来是这样把节烈两个字分开来讲的。但很明显,烟鹂给人的感觉没有圣洁,只有乏味。她是女学生,她最开始的时候有着少女的美,也与婆婆相处融洽,但这样或许由于新鲜产生的正面效应太短暂而很快就消失了。她因生女儿很吃了些苦头而觉得能够发些脾气,婆婆却以为她未能生儿子所以不待见她,于是最后搬离了她与振保的家;而时间长了之后,振保也觉察出她的乏味。她不会与人交际,在家里没有地位,连女佣都能够给她脸色看。她好心表现出与客人的亲近,却常常过分,常常以祥林嫂般的诉苦方式因而引起客人的反感。她在振保的生命里几乎没有存在的位置。或许是为了寻找自己的身份定义和存在感,她与在振保眼中相当不堪的小裁缝偷情只有在比自己更低的人那里,她大概才会发现自己的价值。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身体上讲,这个女人都不圣洁。凭着张爱玲对世情的洞明,她大概不是想创造一个失败的圣女。她的意旨大概是在写明平常夫妻生活的单调。它就是这么无聊,这么惹人厌烦,而这就是活生生的生活。于是,最后的结局里,坏过一阵子的振保又突然变回了好男人,生活如常。

如果以驹子、骄蕊为红玫瑰,以叶子、烟鹂为白玫瑰的话,似乎能够看到在两个文本中红、白玫瑰的倒置现象。虽然红玫瑰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热烈,但白玫瑰却是不一样的圣洁。在《雪国》中,白玫瑰明显是以高于红玫瑰的地位存在的,虽然在描述中,一向是红玫瑰不待见她、压着她;而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只有红玫瑰才是振保这样一个最合理想的中国现代人物的浪漫想象,白玫瑰只是他不得不理解的妻现实而已。当然,文本展开空间的不一样完全可能是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也是两位不同国别的作者对两类想象中的女人的别样塑造。相比来说,红玫瑰是川端康成的小说中更现实的女人形象,而白玫瑰是张爱玲文本里最后终结于的现实。红、白玫瑰对两类女人的不同想象,或者说是言说方式,也许有着类似于文学母题的好处,能够照见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差异性。

------分隔线----------------------------